What have you found for these years?

2009-11-03

The Present of D

ptt PLT 板上看到的。也真的很久沒注意 D 的消息了。

The Present of D

覺得滿意外的,所以想細看多講一些,不過看來是沒有時間...
所以就隨便筆記一下就好了。首先是沒想到 D 的支持者還不少,
而且也算是對他抱有相當不小的期待。

另一方面則是沒想到 D 沒發展起來,居然是因為困難重重?
我一直以為是沒什麼心,或是沒被夠多人看好。

最意外的一點倒是 Walter Bright 居然雇用 Andrei Alexandrescu @@
我真的不知道 Digital Mars 到底在幹嘛的?很賺錢?
除了 Walter Bright 本身還有別人嗎??

以前看 comp.lang.c++.moderated 時,Walter 和 Andrei 的
信件都看過不少了。有時候真的會覺得他們的時間遠多過一般人?
可以寫這麼多這麼多的信件討論,又能做這麼多東西 @@
尤其是 Walter, 感覺整個 DMD 都是他一個人在寫。
雖然我想這也是 D 沒發展起來很大的一個原因之一,
原本的開發模式真的太封閉了。

而 Andrei Alexandrescu 居然快寫完 The D Programming Language
一書 @@ 居然要出書,看來是打算把這本當 spec 和推廣用吧?
以 Andrei 的名氣,我想這招應該是滿有用的沒錯。
會覺得 Andrei 在上面投注這麼多心血而感到意外,
是因為當時有看到他批評 Walter 對 D 的設計,
沒有自己的東西,只是一味去學習與模仿別人的設計。

結果現在倒是變成 Andrei 跟 Walter 一起在開發與設計 D,
而且既然要出書,應該不是玩玩而已吧?
這次要是再不成功,我想 D 應該也不會再有機會了。

討論非常多,有機會想翻一下,看看 D 的開發史...
The state of D programming. Is this situation accurate?!

裡面有一段 Andrei 提到他的其中一篇發言,終於使得寫
The Present of D 的作者 Jarrett Billingsley 決定離開。
Re: dmd support for IDEs
這一篇,而產生出這一篇:
digitalmars.D - Goodbye

呃,Andrei 有時候說話真的尖銳了一點,
而且有些是用暗示的方式去諷刺。很多用字我也看不懂 @@
還要一直查字典... 囧。單就用字有時候很特殊的話,
why the lucky stiff 倒也是這樣。

唔我剛剛才發現 why 在 wikipedia 上居然也有一頁。
他應該還滿活躍的,之前在 github 上 follower 記得有七百多?
是我看過最多的「人」。(rails 不是人,DHH 多少忘了,不在意)
而且有一堆 open source projects 是他開始的,
ruby 的 yaml 也是他寫的,只是後來沒維護了。
他的網站也很有趣,有些怪東西,還有一堆看不懂的漫畫。
(我猜是文化的關係,太地方性了所以看不懂)

wikipedia 上提到,他居然在 twitter 和 github 上自殺 @@
然後有人做 mirror....... =_=b
這個,我是覺得他本人既然要這樣,做 mirror 似乎不是很妥當。
anyway... 真的有問題應該也會有人出來阻止就是了。

我記得我在有用 twitter 的那幾天,還看到 why 有發言。
他說的記得大意是他迷失在他自己建造的迷宮(labyrinth)之類的?
難道那是跡象嗎? @@ 那我還正好有看到他最後幾句話哩?
也怪不得 Matz 在 ruby-core 上是說 _why is missing,
而不是說 why 沒有打算再維護了。而是真的在講 missing...
我就覺得奇怪,就算不打算再維護,說 missing 好像不是很妥當。

能說什麼呢。總之也是奇人一個。

扯遠了... 他們共通點就是常常用我需要查字典的字 XD
然後應該都是名人,不用說程式也都寫得很好。

回主題,Andrei 有時候說話確實不是很柔順,
不過因為這點而要離開,也想必是最後一根稻草。
Andrei 說這是誤會,我想誤會是有的,但應該也不單是這樣。
D 的開發看來還是有很長的路要走,Andrei 和 Walter 究竟
能不能做起來,慢慢等吧 :/ 還要幾年應該跑不掉。

我倒是希望能直接做到 LLVM 上,反正 GDC, DMD 都有問題不是?

p.s. Walter 說 8 年在這行叫做 eternity,
而 Modern C++ Design 這本書,居然還能繼續賣。
我並不想神化此書,但此書看來確實影響不小。
這時我都會想起 reader 那句話:
「當人們把僅僅是模式字典的 Design Patterns, 當作是唯一的
經典時,在你翻開書之前,你已經誤讀了。」(原文參考以下:)
#11ru12dM (CSSE) [ptt.cc] [心得] 走火入魔的 design patter

==
天,我不是說只要稍微筆記

10 retries:

老林 said...

Walter 這段打圓場的話超好笑 XDDDDDD

The fact is, I recruited Andrei when I spotted him at a freeway off-ramp
holding a cardboard sign "will code for food."

scm said...

貼到 lambdawan 上面吧?

godfat 真常 said...

> 老林
XDDD
話說回來,"will code for food" 我一直不知道確切意思
will 是主詞嗎?還是省略主詞?
google 看到這個
http://s3.amazonaws.com/giles/php_011609/will_code_for_food.jpg
所以是說拿牌的人 will code for food 嗎?

> scm
ok, 待我整理一下,拿掉一些個人心得,
還有 why 那段之類的 XD

老林 said...

是省略主詞啊 :p
I 被省略掉了,for good = forever

godfat 真常 said...

那 Lisp 這句話何解? XDD

Will write code that writes code that writes code for food.

for food, for good, for mood, forever?

老林 said...

這題分段解就好了 XD

I will write code.

what code? the code that writes code.

what code again? the code that writes code for food.

(我會寫((為了食物而)自動產生程式碼的)程式)

直覺翻譯應該像這樣,但是 for food 應該有其他相關捏他,
這我不是 lisp 圈內人就不太懂了 @_@"

老林 said...

前言駁回,依照程式不用吃食物這件很基本的事來想,
我重新看了句子一次之後覺得應該解錯了

I'll do it again (correctly, I hope):

I will write code for food.

what code? the code that writes code.

(我會為了食物而寫(自動產生程式碼的)程式)

應該這樣才對 XD

godfat 真常 said...

唔,不過裡面有三個 write

I Will write code (that writes code (that writes code)) for food.

兩層的 meta-programming?
eval("eval('eval(10.to_s)')")

caasi Huang said...

耶!三年前的文章XD

如果說,是為了食物寫拿來 meta-programming的東西,那,該不會就是指開發 LISP自己吧?XD 莫非這句是麥卡錫大叔自己說的? :p

Lin Jen-Shin (godfat) said...

查了一下,根據 http://lispers.org/
是來自 comp.lang.lisp, 所以原作者可能是不明 @@"

Post a Comment

All texts are licensed under CC Attribution 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