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 have you found for these years?

2013-02-20

日前的夢

from: Lin Jen-Shin (godfat)
date: Mon, Feb 11, 2013 at 6:01 PM

[...]

啊啊,我忽然想到剛剛夢裡的一段
家裡淹大水,好像要世界末日了
那個家是好幾年前時住的,現在都已賣掉多年
大家都在打包,要把重要的東西帶走,
雖然不知道可以帶去哪裡,但還是想這麼做
離全世界都淹沒還有段時間,這麼做是還夠充裕的

我包了些可能是最重要的東西,有些東西沒有時間再包了,
我看了看那些 cd, 心中雖然感到不捨,卻也沒有很強烈覺得
遺憾,來不及包就是來不及,至少我已經包了一部分了

到了與親戚分別的時候。他們要先去某個旅館暫待,
接著搭飛機。我不知道自己要去哪裡,好像是再去其他地方
打包,我不太確定。總之,臨時發現有樣東西沒收著,
本來打算隨便找地方放,其中一個要別離的卻把那東西收著,
說下次碰到時再拿給我。我流著淚說著好

然後就夢醒了,或是又換到別的夢了

其中一個相關的,可能是在那之後,我去類似辦公室的地方
在那裡我打算把 server 也處理一下
然而那裡有幾個人,不讓我做任何處理,說現在不開放
說我應該去機房,而非辦公室。我看情況不對,打算立刻
離開。這時轉頭看到另一邊有個人在那邊裝了很多電腦,
看起來就不是要做正當的事情。此時已太遲,其中一人
抓著我,替我注射些不知道是什麼的東西。他拉著我一路
移動,穿過很多地方,期間一直說著威脅的話,而我則一直
在想為什麼要注射那麼久,又一直說沒啥意義的話。接著
靠著機會低頭看了左手臂的針頭,卻發現對方根本只是在用
針頭弄傷我的手臂而已。這時我已推測那僅是障眼法罷了

最後來到另外一個地方,似乎有很多「同伴」,儘管我不認識
放開了我,我看到我左手臂上腫了非常大一塊。我抱怨,其實
也不用弄成這樣吧,實在是痛死了。期間還把我手上的皮肉削掉,
露出紅紅的真皮或是肉,不知道該說什麼

這時候大概又是換別的,或是醒了。嚴格來說跟淹水那也是有關
還有很多雜七雜八的,我現在想不太起來

[...]

0 retries:

Post a Comment

All texts are licensed under CC Attribution 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