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 have you found for these years?

2012-02-13

睡覺

週六週日那個晚上睡了約十五個小時。也不是說睡眠不足,差不多睡了
十個小時之後,清醒度就差不多了。不過很怪的是,我只要繼續躺在床上
幾分鐘,立刻就會再睡著。但其實也睡不了多久,可能每半個小時會醒來
一次,然後躺個幾分鐘,心想我要起來了,我要起來了,然後就又睡著了。

這樣也可以繼續睡個五個小時,而且我深信我應該還能繼續睡下去,如果
我不是爬起來接電話的話。愈睡頭會愈痛,不過還沒痛到讓我想立刻爬起來,
而且睡到後來反而會覺得更睏,像是餓肚子餓到極點會很想睡的那種想睡,
好像自己再不爬起來,就會死在裡面,但很想睡又想繼續睡...

某種死亡螺旋的感覺。

不想爬起來,只想繼續享受那種不存在的感覺,那種只有自己躺在床上時,
才能慢慢營造出來的奇妙感受。睡太多導致昏昏沉沉,有一點難以思考,
似乎也有點享受這種感覺。別人可以喝醉酒,我只會頭痛或是想睡,但看來
這種睡太多的暈沉沉,搞不好有類似的效果?

醒醒睡睡的過程,陸陸續續都還會夢到東西。這種感覺也很奇特,好像自己
只要發呆個幾秒鐘,某種神秘自己不知道的意識就會緩緩流入。雖然談不上
是好夢,但有時候卻又會覺得好像隱隱約約接續剛剛如果有的好夢。不,
應該也說不上是好夢,頂多只能說是另一種可能存在的形式吧。

從這個角度來說的話,我想也很難說我最近的狀況不錯吧。是說,或許至少
至少,平均而言算是好的狀況吧。或是應該說,至少至少不是我會一直想
抱怨的狀況。我想,這樣對我而言,應該就是很好很好的狀況了吧?
瞧,我很久都沒有寫那些怪怪的東西了,除了這次以外。

* * *

順便說個別的好了,因為我也不是很想特地開一篇來講這些。前一陣子,
忽然覺得其實我也不是真的還在想那些,或是說很想去想那些,或是說
還那麼在意那些。好吧,我也不確定到底是不是。反正一堆因素湊在一起,
根本就無法判別到底哪個成分多一點。

總之,我在想說不定我只是想要保護自己而已,保護自己不要去犯新的
同樣的錯,所以不斷去犯舊的同樣的錯,至少這個結果是什麼,是我可以
預期的,沒有太多不確定因素。藉由這樣的事,使得自己不會去想那些
可能帶來更多麻煩的事。

如果真的是這樣,那到底是好或壞?好的當然是表示,其實我並沒有真的
陷在那樣的情況裡,只是我自己選擇,覺得這樣的結果比其他可能更糟的
結果要來得好而已。壞的話則是那我又到底為什麼要這樣故步自封?明明
可以不必這樣的,卻只是不斷欺騙自己逼迫自己站在原地,以避免更大的損失。

我不知道。這一兩天,我也不確定是不是這一兩天,還是就是上面那個睡覺
時在想的事。我忽然有很強烈的心情想要試試看。不過我到底又何苦再這樣
自找麻煩?好好混我的混日子不就行了?我還有多少東西想看,多少東西想玩?
何必把自己推向那個很可能會把自己卡死的情境裡面,只為了一時的衝動?

都過那麼久了,我應該完全沒有必要這樣做才對。另一個則是我居然夢到
自己有一點擔心的事情,這意味著上述的自我保護,有一點點在瓦解,所以
我應該再次構築那樣的保護,才因此忽然間有那樣的衝動嗎?哈哈....
這麼一說似乎很合理喔?原來只是想加強一下保護,這樣嗎?

不管怎麼樣,我唯一能做的大概也還是只有順其自然。於是我繼續沉浸在
自己的世界裡,無論那是真實存在或是自己妄想的世界,反正就是這樣,
一如以往,始終如一。或許或許,曾經有那麼一點改變過。不過很短暫,
我也不在乎了。不在乎?哈.. 那為何還是常常想到?

我沒有欺騙別人,但我似乎欺騙自己很多,很多。

2 retries:

ETBlue said...

沒有足夠強的外力,所以綜力均衡無法打破嗎...

Lin Jen-Shin (godfat) said...

想了很久,想不出搞笑的回答 (?

Post a Comment

All texts are licensed under CC Attribution 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