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 have you found for these years?

2011-09-11

2011-09-11

早上爬起來趕在 12 點前加入 estiah 的 3vs3 的 coliseum,
結果還有另一個人沒加入,還是沒成行。

後來吃飽後,躺在沙發上想事情,躺著躺著想當然耳就睡著了。
這一睡還真是夢與現實的交錯,沒幾分鐘就會醒來,醒來沒幾秒
又睡著了。在夢裡也覺得自己躺在沙發上睡覺,覺得自己一直處於
半夢半醒之間,如果自己做一點激烈的動作,或是想一些「明確的」
事情的話,就會醒過來。反之,任由思緒飄動,就會一直處於這種
恍惚的狀態中。

其中一個夢是,躺在沙發上看著沙發的邊緣像是變成透明似的,
景色不斷在往後移動,像是我所在的建築物不斷在往前移動,
或是整個周遭環境不斷在往後移動。景色本身是黑色相間的,
我不清楚那是什麼東西,感覺像在一座高塔上,四周都是烏雲
或是黑霧。更正,不像烏雲,烏雲不是黑色的。

感覺自己比較清醒後,開始在想為什麼會有這樣不可能的景色。
好像是沙發或是我眼睛的花紋吧。那為什麼會移動?因為我眼球
不斷在震動嗎?也是到現在我才意會這也不可能會造成那種現象,
因此簡單地說像是一個是夢中夢,一個是夢吧。其實我也不太喜歡
這種形容,因為那並沒有一個明確的界線,差別只有「非常不清醒」,
「不清醒」,和「稍微清醒一點」諸如此類的漸進效果。所以
也很難說到底有幾層,確定的是好像在各種思緒間跳躍就是了。

有的思緒會有明確的思想,就像真正清醒時在想事情一樣,只不過
可能會把一些明顯不可能的事實當成真的。非常不明確實,則大多
是影像上或是感覺上的思緒,不帶有語言的成份。這之間的差別
也往往是程度差別,沒有明顯的界線。

醒睡換姿勢之間,頭其實會愈來愈痛。無奈卻覺得沒力起來,只想
再繼續多躺一下,多躺一下,再躺一下,然後每每都是幾秒又睡著。

忽然間有東西碰到我的頭髮,我以為有人坐到沙發上。反射縮了
一下頭,抬頭一看,咧,居然是狗,會臭啊。不過他也沒坐多久,
一下就跳下去不知道跑到哪了。

總算總算一鼓作氣爬起來了。不然感覺真的快被沙發吃掉了。
爬起來後,覺得很喘,頭很暈眩,覺得得喝一點茶...

然後我想打一下 Guild Wars. 昨天的進度是又打完一區的
vanquish, 今天可以開始進入 The Desolation 了。要到
Realm of Torment 好像還有一段。Nightfall 打完後,
就可以重新徵召到 Acolyte Jin 了。我這順序真的選很爛,
Dervish 有太多 Ranger 可以用,反之 Ritualist 就很缺 Ranger...

這也是為什麼我一直急著想把 Nightfall 打完。
我想要 Acolyte Jin 啊。

4 retries:

scrazy said...

話說你搬好家沒?XD

Lin Jen-Shin (godfat) said...

應該超過一半了 XD
昨天搬了一堆 cd...

scrazy said...

給個讚!XD

Lin Jen-Shin (godfat) said...

又去了一堆 cd, 然後意識到 cd 實在有夠多...
還有一堆盜版的和遊戲的

Post a Comment

All texts are licensed under CC Attribution 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