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 have you found for these years?

2011-08-24

rest-core (4) 雜談

老實講,這東西真的是弄到有點灰心。不知道是不是說來話長... 有點不知從何
說起。昨天無意間碰到有點心神不寧的事,擔心會睡不著,不過似乎還好,雖然
醒來時還覺得影響力一直在,讓我注意力一直很難放到該放的東西的上面。

今天稍微試講了一次 rubyconf.tw/2011 要講的東西,發現實在講得很爛。
一來很多地方不順,有些是卡住之後不知道要怎麼接,有些則是跳太快,一下子
想不起來我當初排投影片時,到底是要講什麼。一來很多細節,我發現我不太
知道要怎麼解釋比較好。這有兩個可能,一個是平時聊天的對象,可能早就知道
我要說什麼了,或是本來就了解要講的東西,所以我不必講得太仔細,對方就能
聽懂。另一個可能是,我確實沒有仔細想過這些東西要怎麼解釋比較好。很多
東西對我來說都太過自然了,呃,這其實跟第一點是一樣的。或許只能說圈子
間的差別還是很大吧...? 或是該說,反正就是就算知道很大,還是會比想像的
還要再大這樣? Hofstadter's law

另一個問題則是,因為我知道這不好解釋,所以換了很多種方式在說。結果反而
變得很混亂,有種跳來跳去的感覺,很可能會變成懂的就懂,不懂的覺得很亂。
所以乾脆把所有技術細節都拿掉算了 :( 反正三十分鐘確實也很難講細節。事實
上也不太確定聽眾的程度,很可能落差很大,這樣與其失焦,似乎乾脆改焦點。

我想會變成這樣原因很多。我也昨天才決定把 example 的角度換掉。原本是
希望描繪如何建構出 clients, 但這樣好像真的太難了,尤其我又很難找到足夠
簡單與直覺的理由。所以乾脆把方向整個改成如何「使用」而非「建造」。

嘛,看來很多做好的投影片都要丟掉了 :(

唉,乖乖寫程式不是很簡單嗎?經營這些實在不是我所擅長的...
但老批評別人做的東西做得不好又一堆人用,自己就算做得比較好,
只在自 high 也沒啥意義。或許我應該認真找一個東西好好經營才是?
雖然自己沒那個耐心與毅力又是一個問題。

還有剛剛又發現有 bug. 雖然很好修,但弄到這麼久了還這麼多問題實在是。

總而言之,弄 rest-core 真的是一個剛開始很興奮,然後一路感到很
frustrated 的過程。相較之下 rib/ripl-rc 卻一直都很順利,落差還真大啊。

嗯,我想我應該要更試著對不同的人說不同的話才是。講白點就是因材施教...
或是說察言觀色。不過這也完完全全表示說話投機不投機的感受真的是差很多。
我想,我大概就是絕大部分都覺得很不投機吧(苦笑)

要回去覓食了.... 這幾天作息真的也是一塌糊塗。
不過其實我也很懷疑什麼時候沒有一團亂了。遠古時期吧. . .

4 retries:

Ryudo Awaru said...

完了~我也是~而且我講的只是tutorial就這麼杯具了

Lin Jen-Shin (godfat) said...

也辛苦了 <(_ _)>

puivujh said...

搞不好不是話不投雞,而是雞同鴨講,
你確定你在跟地球人說話嗎?

你應該找個聽的雞話、又能跟鴨講的人合作才對XD

Lin Jen-Shin (godfat) said...

你嗎 =_=

Post a Comment

All texts are licensed under CC Attribution 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