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 have you found for these years?

2011-07-12

最近

像是處於某種迷霧裡似的,一直迷迷茫茫,恍恍神神。最可笑的是,
轉帳給別人居然還期待著可以拿到現金。大概是很久沒轉帳了,
心思又不知道跑到哪了,才會不知不覺進入領錢模式吧...

工作時注意力也一直不太有辦法集中,理解力立刻掉了一半,
也會講出明顯怪怪的結論,例如沒什麼直接關係,或是跟上
一句話明明就有點前後矛盾等等。

這樣說起來,好像狀況很差似的。或許是這樣沒錯,不過情緒上倒是
還好,雖然應該談不上好,但也談不上差吧。就真的像是好像跟現實
脫節似的。眼裡看到和理智所能理解的現實,總覺得好像是經過某種
轉換,然後才能確實感受到。好像自己跟現實間有什麼媒介隔著,
或是有個時間差,結果各種不同時間的感受有時候會混在一起,那
感覺說真的挺怪的。也像是某種在觀察別人的感覺吧。

* * *

「這個世界怎麼了?」總覺得最近滿腦子都是這句話,不斷不斷浮現著。
雖然我得承認小時候總常覺得不滿,這個不合理那個沒道理之類的。
想起前幾天看到有一篇文章開頭就在說,台灣這個求標準答案的社會。
哪一篇文章就不貼出來了,因為文章的重點不在那。因此我看了開頭,
就沒什麼心思繼續看下去了,想起以前被填鴨的日子。

說真的,我實在痛恨那些時候。我總想用自己的方式解釋。對了我很高興,
錯了請給我理由。可惜沒多久我就受不了了。大人叫你記標準答案,
你就得用標準答案來回答。累了。跟大人辯論不可能贏的,沒幾個人
會跟小孩講道理,他們只叫你聽。國中不知為何,或許記憶力不錯,
因此還真的因此就背了很多東西,只在自己真的想不起來時,才用
自己的方式解釋。反正既然也沒費多少力氣,也就無所謂了。

高中時又累了。不想記了。成績很爛。無趣的日子,苦悶的日子。

也確實是上了大學之後,才比較脫離那種標準答案的日子。啊。倒是忽然
想起,其實高中數學的證明題,我也滿常用自己的方式證明...。有時候
老師真的會給對,這點滿值得欣慰的。然後同學跟我借考卷,記得有時候
會傻眼,用奇怪的方法證明..。唉不過我真的不會證明,都是口語。

嚴重離題了。我想說的是,當不再有人跟你說毫無道理的道理,不再
一味叫你接受,而是能尊重你的想法時,對我來說確實是很大的轉變。
我發現很多東西變得容易理解多了。也因此,覺得不滿的感覺就慢慢
沒有了。因為我能理解了,就不會特別覺得那是需要爭取的東西了。
因為,很自然就是這樣啊。一直是這樣的。雖然這很可能只是單純
因為年紀有差而已。

儘管如此,還是不斷想問「這個世界怎麼了?」。重點不在問題,也
不在答案。只是單純想感嘆與這個世界脫節的感覺。

有時候就像這樣,不斷翻著某個人的 blog 或 microblog, 半夜一路
這樣一直看下去,然後就不斷有思緒上來。怎麼說,如果說同病相憐
應該很可笑吧。比較好的說法應該還是覺得會想到很多事。或許,
回想這些事是證明自己現在還在這裡的一個重要手段之一。

於是我捨棄睡眠,捨棄進食,只為求得某種慰藉。或許是某種仍然
與這個世界有點關係的慰藉,雖然說,我想我並不是真的希望跟
這個我不怎麼喜歡的現實有太多的關聯。畢竟,我確實刻意忽略了
非常非常多的事情,就像我才忽然想起,我還真的很久沒有開 im 了。
但既然仍然在這裡,大概多多少少仍然需要點什麼吧。就像為什麼
仍然想看,與為什麼仍然想說一樣。或許那也是僅存的一點希望吧。

* * *










覓食去。

0 retries:

Post a Comment

All texts are licensed under CC Attribution 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