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 have you found for these years?

2011-06-20

最近

都是醉生夢死的日子。想得很多,也忘得很快,我現在就不記得剛起來時
在想什麼,也不記得昨天睡前在想什麼。我只知道,差不多就是那些吧,
那些一直以來我會想的許許多多的事。總想記錄下來,但像這樣忘記時,
往往就只能一直發呆,瞪著電腦發愣,敲下沒有直接關聯的事情。

有時候會覺得,說不定我能這樣發呆一天也說不定。其實這種時候往往也
沒有在想什麼,就真的只是發呆而已,不知道要想什麼,沒力氣想點什麼,
不想吃東西,也不想睡覺,只想繼續發呆而已。唉,或是說太糾結了,
不知道從何處想起,從何處說起,最後就變成單純地發呆而已。

*

我就像這樣繼續蒙著雙眼,活在自己的,片段的想像世界中嗎?我覺得
如果能活在現實中,沒有人不願意吧?另一方面,要欺騙自己是如此困難,
說得再多,自己也不會覺得那是真的。蒙蔽而不是欺騙,或許就已經是我
能做到的極限了。或是說,我仍然在擔憂欺騙下的後果吧。因此不管怎麼
樣,還是很難持之以恆。單純蒙蔽就簡單多了,只是轉移注意而已。

不過這也意味著終究只能這樣活在自己片段的想像世界裡罷了。如果說還
靠著夢的話那又更可笑,可是,或許多多少少吧。表面上或許類似,但
實際上卻是期盼與慰藉的天差地遠。一個是未來而一個是過去。相似點
在於,反正兩者都不存在。

*

這兩個週末都在瘋狂打 guildwars. 進度很多,本來是想寫寫。不過一想到
其實這沒什麼意義,就心冷了下來。裝做開心地描述 guildwars 的進度,
真是愚蠢。不知道要想什麼時就想 estiah 或 guildwars, 真是愚蠢。可這
倒真的是現在最容易打發時間的方式。是如此熟知,又可以花時間琢磨,
也沒什麼進度的壓力,打太慢也沒啥關係,十年二十年過去,雖然說遊戲
應該也無法活那麼久,但也沒什麼差別。


先這樣吧。
有些話應該還是不能在這說吧... 雖然說應該是沒什麼關係。

0 retries:

Post a Comment

All texts are licensed under CC Attribution 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