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 have you found for these years?

2010-10-03

2010-10-02 (2)

思緒一陣混亂,踩地雷寫不下去,覺得思緒難以凝聚,
總是察覺隱隱約約好像存在什麼,然後一切就散去,
另一個念頭又萌生,然後不斷重複這個過程。

當然許多積欠已久想寫的東西,也無法下筆。工作嘛,
想到就覺得很累,我不正一直在期待週末嗎?然而真正
到了週末,卻又總是像這樣完全浪費掉。

好吧,至少我是說今天。有時就會覺得,那還不如工作算了。
但事實上也提不起力,大概也只會茫茫然然渾渾噩噩渡過吧。

實在很餓,吃太少了。頭暈想睡,但上篇寫完就跑去睡了,
後來睡到頭很痛,就強迫自己爬起來。而我相信我應該很難
睡到天亮。

昨天半夜睡醒,想說可能天亮了,看表才發現其實才四點。
或許太熱,開了冷氣,就又回頭去睡了。下次醒來,可能是
十點多。不,應該說是下次醒來又看表的時候。中間有好幾
次因為覺得很累,又帶著逃避的心情,不想看時間。
再來或許是十二點,然後一點,最後再也受不了而爬起來。
趕在兩點前,可惜心神不寧,結果 estiah 還是少打了一次 dungeon.

對不起,雖然我受到忠告,不要說這麼多。但這種無力感實
在太過於強烈。總有種過去感覺不斷浮現的感覺。而仔細想
想,像當時能恣意地寫些不知所云的東西,感覺搞不好還好
受些。於是就是這樣了。

後來稍微打起了點精神,就繼續翻看《人間失格》。
現在我覺得作者不單只是可悲,事實上也很可惡。
不過認真說,我倒也確實常常覺得自己不容於世,
只是表現出來的結果迥然相反。

下午一邊在試著寫踩地雷,一邊跟小朋友在聊天。雖然
有時候會覺得青春真好,但此時我只更覺得跟這個世界
(社會?)格格不入,最終只能喃喃「我真不懂你們」,
而抱持著遺憾。

而我卻一點也無法怪罪這個世界。畢竟這終究是比較
出來的,異類的定義就是少數,又能怎麼樣呢?終究
只能怪罪自己罷了。雖然有時候能夠沉溺這些黑暗之
中,但日子久了,還是覺得異常疲憊。更可笑的或許
是,其實也只不過不斷無盡的渾渾噩噩罷了。

要不是我能夠寫程式,同時能在裡面找到樂趣,還能
得到一些認同,我可還真不敢想像我的日子會變得多
麼可怕。

前一陣子,曾經很有活力地想寫一些東西。下一個在
想的題目是關於自信這種事。後來太過忙碌,沒找到
時間可以寫。而再後來,則愈來愈懶了。寫在這裡比
較輕鬆隨意些,或許乾脆在這裡隨便丟些想法。整理
這種事,實在是太累了,還不如只是當成一種工具般,
把思緒隨意地丟在牆上。日後如果還有精神,再慢慢
從這些塗鴨中,找尋過去自己的線索,看能拼湊些什麼出來。

噢噢,超過兩點了,estiah reset 了。

0 retries:

Post a Comment

All texts are licensed under CC Attribution 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