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 have you found for these years?

2010-01-30

2010-01-30

又是流水帳。

我的 email contact 裡面有 16 個 Reply to Comment.
我明明從 contact 裡面刪掉了,但 side bar 上弄不掉...
這些全部來自 facebook. 他每一個 comment 都是不同
account, 每 reply 一次,那邊就加一...
但我絕對不只 reply 16 次了,至少是好幾倍。

奇怪的是,只有 facebook 會這樣。basecamp 沒這問題。
另外是每一次回覆都是新的 thread, 這樣很不方便...

*

決定帶 1273. 11-15 On Understanding Data Abstraction (0)
能把這篇看完應該就不錯了。另外則是弄了小電腦,
在上面灌 cygwin + ruby + eventmachine + rev +
thin, 打算用這一週把投影片要準備的東西看完...

老實講這真的有點蠢啦。忽然間才想到要出國,
瞬間消失一週,不帶電腦的話會沒空準備這次的 talk @@

目前打算的切入點,是大略講 concurrent model,
然後切入 event-driven programming.
大概只會隨意講點概念,不會弄到很深入。
一來是基本上這方面我懂的並不多,
另一方面則是上次講 Rubinius 大概太深入了,
好像沒幾個人聽得懂.... 嗯,也許不能預期是研討會之類的,
「教學」之類的內容大概比較適合,嗯?

大概是 thread/process => event-driven,
event loop, main loop, game loop, whatever..
erlang lightweight process, flash onEnterFrame,
actor model, 我承認這大概會扯太遠,但有時候分類
真的是很困難的事情。wikipedia 也算看了一段時間了,
說真的,他有不少頁面的分類換過很多次了。

之前常常有些分類或說法覺得不合理,
但後來會慢慢改到比較好的說法或分類。
有趣的是,可以這樣看 wikipedia 的文章品質成長...
有時候也會覺得,wikipedia 事實上在建立各種
de facto standard, 很多名詞或概念,實際上
並沒有真正的定義,都是口耳相傳。而因為要寫成文章,
很多東西在 wikipedia 上必須下定義與分類。
然後就可以看到這種「說法」的成長...

很有趣,真的。好像在參與各種知識架構的建立...
尤其當你越清楚一個名詞或概念的演變,
就越能理解其中的脈絡,越能理解他是個什麼樣的東西。
或許,最完整的解釋,本身就必須包含「版本資訊」吧。
也就是說,歷史本身也是解釋的一部份。

無奈,在學校時,歷史永遠只有背書。
早點體認到這些事的話,我就不會對歷史感到興致缺缺了。
啊其實也罷啦,時間有限嘛... 時間用不完時,
再去想是不是有什麼東西可以去弄來玩就好了。

*

我想三月開始,我的生活應該會有不小的轉變。
我會試著去相信,還有期待這會是重要的時刻。
這一兩週越來越確信這件事。相較之下,
覺得過去一段時間還真相當不自由??
尤其最可笑的是當我看到這句話:

2.請盡量著正式服裝,顏色方面請選擇黑、灰、白三色,
切勿穿著牛仔褲及球鞋

我只想說吃屎吧吃屎吧
and the suit thing make me *sick*...

喔對了,或許更有趣的是,前一陣子在 ptt,
為保護當事人,就不說是哪個板了 XD

他說,台灣的教育失敗,根本不知道牛仔褲是不正式的服裝。
而且,其實他也是大學才知道這件事。

喂!這跟教育有啥關係啊。而且我從來沒聽過有人覺得牛仔褲
是正式服裝咧??到底是生長在什麼環境下,會覺得牛仔褲是
正式服裝啊?

總而言之,我看到那種可笑的規定,一瞬間就決定絕對不去。
本來還有點猶豫的,畢竟雖然很無聊,有人會發酒瘋,
把酒水噴到我衣服上,也把酒杯打破,接著隨便往地上一丟,
但至少這也是一年才一次,雖然不是很合胃口,上菜也非常慢,
也至少是免費的一餐。還真多謝讓我可以毫不猶豫地決定咧。

現在回想起來,拖到現在還真是太笨了點..?
而且雖然似乎是廢話,但也真是最近才深切感到觀念的差異,
有時候真的是能夠天差地遠。像是我從來不覺得,
打卡跟理所當然之間有什麼連結...
而且我也聽到 ridiculous 這個評語啊。

算了不說了,不想抱著滿肚怨氣去睡覺 XD
想想可樂果 XD
只是回想起來還真是有點漫長。三到四個月哩。

另一方面或許有趣的是,我相信不同的人,看我從一開始到現在,
肯定會有很多不同,甚至接近相反的感覺。比方說有的人可能認為
我很蠢,或是無法適應體制很難相處之類的。但似乎也有人,
打從一開始就覺得我一定會再到某些地方。忽然腦裡閃過醫龍。

總而言之...
說真的有時候很沒自信。取而代之的則是,有時候又會過度
自我膨脹去彌補那種感覺。回想起來,好像從小就是不斷被警告...
例如,我總有種我會瞎掉只是時間問題的感覺。到現在仍然是。
或許與其說我無法適應這個社會,不如說是我周遭的環境吧?
但這也不是在說這個環境不好。大家都知道適合不適合,
跟好壞往往是兩回事。換成另外一個人,或許很合呢。

而我也很清楚,絕對談不上壞,就像很多人說過的,
至少現在我都有選擇權,也不太需要擔心亂選之後需要承擔的。
儘管這種自由也伴隨著某方面的苦悶,能試著享受時,
也多多利用這種剩餘價值吧...

夠了,murmur 夠多了...

0 retries:

Post a Comment

All texts are licensed under CC Attribution 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