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 have you found for these years?

2009-09-19

2009-09-19

2009-09-19 12:24
沒主見的人混在一起真麻煩

9 hours ago
遊鬥異世界(夏日的蜘蛛?)這樣算什麼完結啦 @@

2009-09-19 23:44
想睡。

2009-09-20 00:50
呃,上面那個本來想把今天的事打完,結果打了想睡兩個字後就做起別的事了。
怎麼說呢。覺得好像是某種殘夢吧。一種不知道該興奮還是不該興奮的感覺。
當有這種念頭出來時,其實就意味著已經消失了些什麼。不再有那種,
某種雀躍感,某種期待,某種覺得可以做點什麼的感覺。
只覺得自己老是處在腦袋空白的狀態,別人上一秒說了什麼,
下一秒就已經忘記,肯定會給人沒在專心聽的感覺。

事實上我也不知道到底有沒有在專心聽。不自覺注意力有時候就會消失,
然後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什麼,只覺得是空白,然後只好把時間往前拉,
重複說一次,或是再問一次。我知道這樣很累,我也很累,
久而久之就變得更加懶得做點什麼或說點什麼。

對不起。可是真的覺得無力阻止這種狀況。

有種越來越抓不住這個世界(人界?)的感覺。
就算試著說點什麼,也很容易陷入迴圈,自顧自說著,
肯定會給人沒在聽的感覺。因為我也碰過很多次,
覺得有些人跟他對話像是沒在對話似的。
不過說到底這也是因為上面提到的,有時候對話就沒聽到,
如果不能一直把時間往前拉的話,也只好自己解釋塞意思進去,
然後繼續接話。所以或許能解決忽然間腦袋空白的問題的話,
喃喃自語或是自顧自說的問題也都能被解決也說不定。

我不知道,我希望能解決,但總有無法解決的感覺,
或許也因此而變得並不是很在意是否能夠解決。
我不知道應該在意什麼,我不知道應該為什麼而努力。
就算知道這樣好或是不好,似乎也沒什麼差異。
我想我的理智和感智確實分離了,有時候是前者主導,
有時候是後者主導,而不是像個正常人,兩者共同協議沒有所謂主導。
這種感覺也很怪,真的很像站在遠方看著自己。

*

「有人」收了篠房六郎的《百舌谷さん逆上する》,
也拿起來看了一下。本來想看完,不過好累想睡,明天再繼續看好了。
感覺跟中文書名有點差距,不過內容果然還是篠房的那一套啊 @@
雖然並不是網路遊戲,但取而代之的是,更多奇怪的狂想...

再看看他的附錄漫畫,談到自己的事情,
更讓人覺得篠房在現實中肯定是個怪胎啊? @_@
感覺他跟時下的年輕人,會格格不入果然是肯定的 XD
呃怎麼說呢,這樣卻讓我覺得大有親切感。
或許尤其是那句「一起舔舐傷口的盟友」?

回到漫畫內容。第一本看一半,目前是沒有想收的感覺。
雖然確實是有篠房六郎的感覺,但怎麼說呢...
我不怎麼想看到學園型的漫畫,就算他是狂想也是。

再另一方面,這女主角真的精神太異常了...
相較起來,覺得《ナツノクモ》(《夏の蜘蛛》)還是比較引人入勝。
如果說作者是故意拋棄這個而去畫那個,那就真的太令我傷心了。
然後我肯定要捨棄《ナツノクモ》的中文名稱了,因為太沒關係了點。
以後改用「夏日的蜘蛛」稱呼之,雖然這只是推測的意思,
但我想十之八九就是這個意思了,畢竟蜘蛛確實是裡面很重要的成份。

雖然我並不確定「蜘蛛」是想表達什麼。總覺得應該要出到至少十本,
可能到十五本才會是比較理想的長度。能出到那裡的話,應該能把這些
伏筆收完,而不是留下一堆意味不明的暗示...

我並不關心動物園最後的下場是什麼。但是我很想知道動物園是怎麼跑到今天的。
這些角色是為什麼要一直待在這裡,是為何堅守這些虛幻的東西,
是希望這些東西能帶來什麼,我想知道這些答案。不一定要是答案,
一點理由,一點想法,我想知道。我希望能在裡面找到什麼,
或許那能給我某些答案也說不定。畢竟我仍然覺得,
如果真有這種動物園,那我會非常想參觀看看。

改天再針對夏日的蜘蛛講一篇吧。我是覺得這漫畫有很多東西可以探討。
希望有什麼機會可以看到《篠房六郎短篇集》和《空談師》,
應該多多少少有助於理解篠房腦裡的世界。

對了,買了《漆原友紀短篇集》,還沒看。

0 retries:

Post a Comment

All texts are licensed under CC Attribution 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