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 have you found for these years?

2009-07-30

龍族 (3) 永恆森林

承上,大捏。

*

永恆森林

記得高中龍族看到一半的部份,根據之前翻了:
02-25 龍族 (1) 真無言
應該是看到第七本吧?這麼多年來,唯一讓我印象特別深刻的,
其實是永恆森林。上一篇提到的亨德列克與神龍王,
到第七本都還沒出來幾次。妖精女王也沒出場,伊露莉沒特別感覺,
優比涅與賀加涅斯更是了。有些東西要從頭看到尾才會比較有感覺..

其永恆之意,應該是指這片森林將會永恆常在,跟裡面的狀態無關。
而那種逐漸失去記憶,是很常見的設定,甚至在其他人眼裡與心中
也逐漸消失,應該也不是不太容易見到的。因此龍族在這裡,
特別讓我印象深刻的是,每懷疑自己一次,就分裂一次的動作。
這點我就沒在其他哪些劇情裡面看過了...

我不知道怎麼形容,但如果以一個短篇而言,我想龍族裡這一段,
是最適合拉出來當成一個短篇的。他與其他章節,並沒有很深的連結,
再加上主題強烈,我想弄成一個短篇的可看性應該也是不錯。

*

不過最讓我沒辦法想像的,則是龍族裡另一個重要概念,
即是個體的辨認性。龍族(的作者)認為,當一個人的獨特性、
辨識性等等,受到威脅時,也就是說,有另一個跟你很像的人出現時,
會不安,甚至有想殺死對方的念頭。這我一整個完全無法理解啊!

不管我怎麼想像,如果真有那麼一個人的存在,應將會充滿好奇,
第一個是想先確認所謂相像是有多麼相像。第二個,則是確認
環境,與機率對於一個人的想法或言行,究竟有多少影響力?
我不覺得在相同的時空與條件下,我每一次的選擇與言行,
都會是相同的。我想知道機率對此的影響究竟有多大?

再假設真的是會完全一樣好了,或許會有不安,比方說,
如果有另一個人的言行與想法跟我完全不同,那我也會不安...
我覺得不安只是單純來自不自然的感覺,跟個體的獨特性威脅沒什麼關係。
更別提什麼想殺死對方之類的念頭...

這點,大概也是全書中,我最不能接受的論點。
因此我會把他當成一種,在龍族世界裡面的一種普遍存在的現象吧。
也就是龍族裡的人類,而不是現實中的人類。

又或許,要讓永恆森林真正擁有保護神龍王的能力,
必須要有這種普世價值吧。但這也是書中重要的一個概念,
或許也能想像成作者利用這樣的想法,藉此寫出龍族也說不定。
倒不一定需要是一個正確或是合乎常理的普世價值。

*

我覺得有趣的是,在這邊的分裂,讓我想到 Eva 最後的自白。
那時我好像也是高中?不太記得了。總之就是一個人其實是
存在在很多人裡面,每個人也透過看到別人裡的自己,來建構自己。
總覺得這好像跟永恆森林,正好是反過來的現象。
Eva 是構築,而龍族則是破壞。也是保護神龍王的守護森林。

其實這種我不只是我,其他的人也是我的概念,
在龍族很多地方都有出現。神龍王要德菲力的祭司選擇,
選擇自己或是其他人的存活,祭司不需要思考也能回答;
諷刺的是,這樣的回答卻是違反德菲力的意志。
對德菲力而言,他需要祭司這樣的權杖,
但對祭司而言,正因為他是德菲力的權杖,
因此德菲力也仍然必須尊重祭司的選擇...

這邊我有點記不太清楚了,好像有點詭辯,玩文字遊戲的味道在。
但總之很多地方都在說這件事,一個人類並不是以自己一個個體而存在。
因為龍的個體是完整的,所以不能理解這種因為不完整,
而就某種程度而言,存在於整個種族之間的狀態...

就算因為自己不存在,而在意的對象對於自己,變得沒有意義,
但由於自己本身也存在於對象之中,因此自己的消失,
也不會變成一種毫無意義的選擇...

或許龍族裡面的妖精,就是把這種概念發揮到極致的種族,
因此妖精女王的隕落,也將代表整個妖精的隕落..
這樣看起來,好像又喪失某些自主意識,人類也沒有到這種程度,
很多很多的人,或是說絕大部分的人,是對自己沒有意義的...

我覺得龍族雖然把人類大大批評了一番,
但卻反而更像在讚揚人類的豐富性。
就算強大完整如龍,碰上人類最終也逐漸喪失其原本的完整性。
哈哈,搞不好這根本就是傲慢到了極點的一種描寫方式。
但這也同樣是一種邁向毀滅的進化...

*

回到小說劇情的層面,對於永恆森林的描述,
也非常能感受到那種恐怖-從來沒有人能從裡面活著出來,
因為就算活著出來,也將被世人遺忘,消失在歷史與人類的記憶裡。

對於最終失去大部份自我的涅克斯,只有目標而沒有動機,
如果因此放棄目標,等於是放棄所有的一切,諸如此類的描述,
也可以感受到那種逐漸消逝與對抗空虛的掙扎。
不管是完全放棄,或是繼續原本的目標,都不是個多好的選擇...

*

話說回來... 用這個來複製 Ogre Gauntlets 有點作弊吧 XD

0 retries:

Post a Comment

All texts are licensed under CC Attribution 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