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 have you found for these years?

2009-05-18

worker thought again


http://blogger.godfat.org/2009/05/event-driven-rails.html
提到一些關於 resizer 的事情,而在放棄 kestrel 改用 active-mq 後,
因為架構不同了,在今天昏昏欲睡的情況下... zzzz.....

總之原本我是希望可以做成依照優先順序取得 job,
這樣忙碌的時候可以讓最低優先的 job 完全不做。

而 active-mq 搭配 ruby stomp, 似乎是沒辦法做這件事,
因為他用 blocking i/o, 對 socket 直接用 gets.
雖然我是有在想要不要用 IO.select 重寫... 但這真的要三思 XD

另一方面則是先不要想變成等 job 會造成哪些麻煩事,
原本一直 check 的作法對嗎?或許這也是 trade off 吧?
因為原本的作法變成如果 queue 本身是空的,那 client
就會一直對 server 做 request, 目前是 sleep 0.2, 或許應該改高,
but it doesn't matter anymore...

也就是說,原本這種作法,對於 worker 不忙碌的狀況下,
是浪費多餘資源在詢問是否有 job 的。反過來說,stomp 這種
server 通知的方式,變成在忙碌的時候是不利的,因為優先權
變得比較難管理。而如果是不忙的情況下,就只是 idle 而已。
而說是比較忙碌下的時候不利,也只是某些 worker 會 idle,
那把他原本的 cpu 資源分配給其他 worker, 那似乎也是很合理的。
除非這邊是跨機器,那資源才沒辦法有效利用。

因此,stomp 這樣的作法變成要考慮 process 與 job 間的分配,
還有機器上的分配。而原本 kestrel 那樣則不用考慮這些,
就是猛丟 worker 就對了,然後要小心不要讓無效請求太多。

仔細想想,stomp 這樣的架構可能才是對的吧 @@
雖然說對 deploy 而言會多出一些麻煩,但也只是浪費到記憶體而已,
如果 idle 的話。再想想完全找不到 kestrel 的資源,
跑起來莫名其妙的問題,還有大多 message queue 都是用 active-mq
那種方式,那到底誰才是對的,或許也是一目瞭然吧?

zzz

我想我最需要的是調整作息,其他問題搞不好都能不用解就解決了...

2 retries:

山邊美溪 said...

昨天晚上夢見自己回到小學時代。

當我發現自己保留現在的記憶時,我簡直是太興奮了。有大學學歷,會說中、英文,日文也略有涉及,這樣的小學生真是太無敵了呀呀呀!

不知道為什麼,我夢中的小學的校舍都是非常非常複雜的。同一層樓的不同地方常常要上下爬樓梯(先到樓上,再到樓下,再下樓,etc),有時候還要走空橋、爬救生梯之類的。

這次的小學蓋在山坡地上。坡度非常陡,所以爬樓梯爬得挺辛苦的。學校下面是一座湖。

走廊上沒欄杆,感覺一不小心就會滾下去,然後滾進湖裡。

我進入教室後非常興奮。大學學歷耶!上的是小學生的課呢!剛好同桌在算數學問題,我就湊頭過去看看。

同桌:這題目很難,我不覺得你會。

我心想,小學生題目哪有甚麼難的。把卷子拿來一看,好像是個畫圖的題目:

某數(忘記什麼了)=1+(x^y)*(y^x)-後面什麼東西平方忘記了。

我:嗯……這什麼鬼呀。

godfat 真常 said...

XDDDDDDD
不過記得真清楚呢

Post a Comment

All texts are licensed under CC Attribution 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