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 have you found for these years?

2008-12-14

想重灌

一直很不能接受 mac 上沒有 uninstaller, 也不能接受 make install 之後
沒有 make uninstall 之類的東西。現在 /usr/local 裡面有一些垃圾,
我猜大概是某些 .pkg 灌進去的,包括 RMagick 之類的東西... 記得還有
OpenGL 的東西,跟系統大有衝突。把一些東西亂砍掉之後,某些程式才能運作正常。
但天知道又有哪個程式死掉了??

所以我一向希望任何程式都能用 macports 安裝,因為 macports 有提供良好的
管理機制,可以 uninstall, 也可以 deactivate, 安裝時也能選擇各種 variants.
甚至是如果他安裝途中如果灌到奇怪的地方,也會警告你他違反了一些規則,
需要注意一下。

除了執行速度很緩慢,而且 uninstall dependency 的部份感覺 bug 不少,
我是覺得算是我用過最好的 package management 之一了。最好的可能是 rubygems.
但 rubygems 當然不能跟系統的 package 層級相比...


*


現在要做 agda 的 package, 看著這 .mpkg, 還有解出來的東西發呆了一陣子,
想不太到要怎麼做比較好。抓了 ghc-6.8.3 的 binary, 還是需要 configure
之後再 make (install). 當然,既然是 binary release, 這個 make 只執行
install 的動作。我試著 make install 到 /home/godfat/project/ 下,
然後再隨便移動位置,發現程式就無法啟動。ghc/bin 底下有一些 symbolic link,
還有一些 shell script, 修改了裡面的路徑後可以抓到執行檔,但是 lib 就抓不到。

也懶得慢慢去追查還有哪些路徑要改... 只是這樣就很難直接包成一包丟出去 :s
變成勢必得跑一次 make install. 此外其他的 ghc package 也是,
一時三刻也不知道要怎麼 register, 每次丟給他 .cabal 檔好像又都有錯誤。
之前那樣暴力手動 copy 過去的,又弄得有點混亂,而且是餵給 ghc 6.10.1 的。

其實之前像這樣搞到有點混亂的狀況也滿多次了,所以我的 /opt/local 也有點混亂。
現在非常猶豫要不要把 ghc 6.8.3 configure prefix 到 /opt/local 然後
make install. 這樣進去的話就是正常塞入垃圾進 /opt/local 了。
.mpkg 那些 ghc package 倒是都很明確都放在 /opt/local/lib 底下,
我已經都手動 mv 出來,希望能作成一個 full stack.

godfat ~/p/A/agda-stack> ls
Agda-2.1.3 ghc-6.8.3 std-lib zlib-0.5.0.0
QuickCheck-2.1.0.1 haskeline-0.3.2 terminfo-0.2.2.1
adga-mode haskell-mode utf8-string-0.3.3
binary-0.4.3.1 process-1.0.1.1 utf8-string.cabal

大概就差看要怎麼 register...

忽然間就很茫然。重灌?換電腦?打遊戲?老硬碟裡無數過去的資料,
靜靜地躺在那,也不知道是不是有一天會拿出來看。雖然有時候會稍微翻一下,
但畢竟也不是多認真在看,翻翻圖片而已。看到一些遊戲的圖片,
一些記錄,還有一些以前寫的東西,還有無數重複 backup 的檔案,
都不知道哪份才是最新的?

下午忽然間就覺得很疲倦想睡。我想這應該就是很常見的心裡覺得不舒服而想睡。
睡到晚上九點多後,雖然很不想起來,也沒有說想吃東西,但也硬逼自己起來,
畢竟這樣繼續睡下去的話,作息會亂得很嚴重。很痛苦地爬起來後,
拿了晚餐想說看一下 innocence, 很久沒有看影片,希望這次可以看懂。

結果居然沒有字幕,我也忘記當時是怎麼看的了,應該是有字幕才對...
呆了片刻,拖到十點多後,想說罷了,那就還是看文章吃好了,才慢慢把晚餐吃完。
接著就是弄上面提到的東西弄到現在。

所有的生活都在電腦裡面,有時候(或是經常?)也會覺得,
為何不來個世界末日把什麼都毀了,這樣也不用想那些很沒意義的電腦事情?
問題是現在就是這個樣子,不會,也無法有什麼改變。

plumm 曾經跟我說過他覺得... 忘記用詞是不想還是後悔投入程式這一行。
我問那他想去哪裡?他說不知道,好像也沒其他地方可以去。之類的,
好多年前的事啦,意思記錯莫怪,記憶是真的會騙人!!很多覺得印象很深的事,
其實根本就是自己變出來的,不曾經存在過。例如一直想某件事,
結果最後到底有沒有做,根本就想不起來。這樣有沒有做就變成一線之間而已。

我現在也有點這樣覺得。不過我不覺得是因為這一行不好,只是覺得很累,
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而已。我認為不管去哪裡,到頭來我肯定也都會這樣想。
所以倒不是往哪裡走的問題。但是這樣又更顯得莫名了,畢竟,如果這是宿命的話,
那到頭來到底是為了什麼?

反正我都講這麼多了。那,像這樣只有想像卻沒有現實的生活又是在幹嘛?
你想不通我也想不通。我只覺得好多事情似乎都變得沒有意義,
然後卻又不能不做... 有些是現實上的不能不做,有些則是自己情不自禁,
無法阻止自己不做。卻又都很明白沒有意義,就只是沒辦法...


*


小時候總是覺得很清楚很多事。大概是因為腦袋裡塞得東西還不夠多吧,
所以會有很明確的方向。隨著路變寬了,好像去哪裡都可以時,
卻又不知道要去哪裡了。以前什麼技術也沒有,靠著 Star Editor 和
各種編輯器,也都能兜出很多小遊戲或是什麼的。看到別人有辦法做出什麼,
總是覺得很羨慕,如果會的話,可以做什麼什麼什麼...

現在自己全都知道該怎麼做,可是已經完全沒有那種精神了。
什麼都有機會拿到手,卻又不知道接下來要做什麼。
每次想到這裡,之前跟 jaiyalas 去聽鬼扯新詩課的事情就不斷浮現。
一開始都還覺得很好笑,怎麼可以扯那麼遠,真的是超級意識流,
想到什麼就講什麼。結果聽著聽著就越來越覺得淒涼。

我記得他常常有個句末助詞,例如「是」,「對」,還是「嗯」?
然後就自己點點頭。雖然他說了很多事,例如做評審,上課什麼的,
都是講一大群人。但是聽他的描述卻又總覺得只是自己一個人。
就像旁觀者,不管是台上的獨角戲,還是自己獨自觀賞戲劇。

我不知道其他人怎麼想,還是說這就只是一個很普通的通識課。
我只聽了兩次,第二次真的快聽不下去了,覺得自己隨時都會哭出來。
雖然說第一次還是當笑話在聽,也確實是很好笑...
只是越來越覺得觸動一些心事,就漸漸聽不下去了。

像是小時候一直很想要什麼,現在長大可以買一大堆,
卻也一點都沒有那種感覺了,之類的。其實這很平常,
我相信大部份的人都有這種感受,也不會覺得怎麼樣,
也會覺得這很理所當然。我一直以來也是覺得理所當然。
但是從他的口裡聽來,就覺得很淒涼...
就好像一切一切都要結束了似的。

還有什麼自己看著櫥窗買蛋糕唱歌給自己聽什麼之類的。
雖然他年紀應該也不小了,
但那時候只覺得好像在聽一個落寞的小女孩在講他自得其樂的經歷似的。

看到他下課收拾東西,急急忙忙離開教室,在校園中走動,
還有與同學的對談,也一直覺得雖然旁邊都是人,
但其實也一個人都沒有。

我不知道是不是我感覺到錯誤的感覺,但看來看去總有這樣的感覺,
也因此興起一些找他搭話的念頭。不過我也不是在校生,
更不知道要說什麼,理所當然也不可能會說些什麼。
只是,有一種奇怪的親近感罷了。

*

從重灌扯到這裡來,也真是莫名其妙。

*

有些簡單的文字或是話語,表面上也沒什麼意思,
卻又讓我覺得有莫大的哀傷在其中。也不知道為什麼。
就是會有莫名的哀傷。不過說來好像大多都是孤寂似的。
平常不會出現,在某些時刻就會一鼓浮出。像潮水似的。

All texts are licensed under CC Attribution 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