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 have you found for these years?

2012-01-13

一點簡單的回顧

很想睡了,但總覺得最近想很多事,卻說太少。不打出來的話,總是過不了
多久就會忘記當時的想法了。這樣我覺得不是很好。

無意間看起 ptt, 翻到 Soft_Job 板,本來只想看兩眼,不過一瞥居然看到
幾個景仰的人有發言,那也理所當然翻翻看了。當然,我也只挑那幾個人看,
其他怪力亂神早就沒有興趣翻閱了。

都多少年了,大家還是混在 ptt. 雖然無恥地 (是嗎?) 身兼兩個板主,不過
這幾年我是真的幾乎都沒有在看 ptt 了。好吧,我得承認,有時只想打發
時間時,我會翻一下 Gossiping, 看看現在台灣人在流行些什麼。

講這話聽來很誇張,其實或許也只是稍微誇張了點而已。我既不看電視,
也不看新聞,也不跟人聊時事,網路上又只看 github, mailing list,
很多人的 blog, 好吧我也有看 slashdot, 還有最近 twitter 可以說是每天看。

除了 blog 和 twitter 大概是中英各半外,其他全部都是英文的,而且
我看的東西自然是跟時事都沒什麼關係的。也不是說全部都是跟技術有關的,
文藝或遊戲什麼的,也跟時事無關啊。雖然我得說,很多事情在 twitter 上
真的流通得很快,除了 ptt, 很多消息我也是從 twitter 上看來的。
不過其實我通常不怎麼關心,所以連結都沒點開,就只看短短一句話,
只大概知道有什麼事,但到底是什麼事卻也一點都不清楚。

*

怎麼說。我常常在 github 上混,有時候亂 comment, 也 patch 過很多
東西。懶得 patch 或是超過自己能力的,則亂開 issue. 自己也寫過很多東西
丟上去,雖然通常都不怎麼受注目,不過反正我就是這樣丟著。我想,我應該
算是有在玩 open source 吧?

不過我不怎麼玩軟體,只單純寫程式。當然也不會去 patch 太龐大的軟體,
像是要我改善 firefox 效能,這實在有點過頭了。自己除了弄 server 外,
也沒有在玩 linux. 我跟台灣 open source 社群也不熟,聚會也不參加。
如果覺得我很熟悉這些圈子,那還真是誤會大了。我是知道不少人,因為
多多少少還是會看到,而且我也會注意,但他們可不認得我。原因我想也
很簡單,就是上面提到的,其實我根本就沒有參與。

我只看,沒有參與。

說是常常在 github 上 patch 和丟 issue, 那也只不過我覺得這樣應該已經算常了,
可也絕對不可能會到很多人知道我的程度。就像在說我每天在 ptt 上發言,怎麼可能
會有很多人認識我?雖然 github 上 followers 看起來也不算少了,還有一度比
twitter followers 要來得多很多... 只是 twitter 上 spam 多得很,兩三下就能追過。

仔細想想,覺得自己還真的是不太會跨進什麼圈子裡面,不管是什麼圈子都是。

其實這也當然無所謂,我早就習慣這樣了,也不覺得有什麼不好。只是可能真的曾經
把 ptt 當成一個駐足之處,而忽然間注意到還是有不少人在上面沒有離開,覺得有點
感觸吧。我覺得我離開那裡很久很久了。曾經從那裡看世界,開了不少眼界,然後
我不再覺得那是個值得駐足的地方,開始轉而只看一些英文的訊息。

不過中文畢竟是我的母語,雖然打英文已經很習慣了(無奈還是不太會講和聽),
寫中文和講漢語時,那種親切感是無法取代的。於是我才慢慢開始理解,為什麼
很多人最後還是想要回到台灣。也不是說這裡真的有這麼好,或是其他地方有什麼
不好,就只不過是累了還是想回來而已吧。

我不是在說我想回到 ptt, 只是想說有些感覺確實是很特殊無法取代的。

又或許說,曾幾何時,在 blogger 這個編輯介面,卻也變成我重要的駐足之地之一。

我真的扯太遠了。其實我是想說 Gossiping 的這篇寫得真好:
(我很想整篇備份起來,不過現在懶了,也很久沒開我的備份網了)

●24906  79 1/13 Division     R: [新聞] 宋楚瑜:馬英九已經崩盤了
┌─────────────────────────────────────┐
│ 文章代碼(AID): #1F3pOKH9 (Gossiping) [ptt.cc] Re: [新聞] 宋楚瑜:馬英九? │
│ 本看板目前不提供文章網址                                                 │
│ 這一篇文章值 475 Ptt幣                                                   │
└─────────────────────────────────────┘
再加上 Soft_Job 板的那些人,讓我覺得我想要說點什麼。推文也說得非常好,
有去看的人記得也要看一下。我就不說那篇的心得了,只大概說,看完確實會
覺得自己好像應該也要有點什麼行動似的,不該老是這樣袖手旁觀。

說是這樣說,我應該還是袖手旁觀吧。對我來說,至少現在,真正重要的還是
自己一兩公尺範圍內的事。我無暇,不,無心去思所更遠的事。

*

另外關於 Soft_Job 上的心得。想想駐足於 ptt 時,我也是技術崇拜。不,
應該說是那些... 具體的細節崇拜?而從我開始大量使用 ruby 後,我愈來愈少
執著於技術表面,再加上讀了 haskell 與 functional programming, 在中研院
所有的所見所聞,我想的事情比過去高了很多個層次。我不是說等級上的差異,
而是抽象程度的差異。「精確」已經不再那麼重要了,因為大部份的事情,
其實都可以用不同的方式解釋,多少都說得通。也就是說,其實這樣能多接受
很多不同的想法。

由於覺得自己在這方面的想法已經跟過去幾乎完全不同了,所以看到還有
不少人會在 ptt 出沒,就有種奇妙的感覺。不過想到這裡,忽然也在想,
或許這也意味著還有更多更多的人,是會像我這樣偶爾去翻翻看吧。
其實 PLT 板不也真的出現過很多人嗎? :D

太多人不知道 plt 板,老是在 ruby 板 ruby 板,有時候也覺得滿無奈的。

喔,另一個則是,仔細想想,當時別人口頭承諾的 offer, 還真的是滿高的,
比我現在還高上不少。雖然抹掉記憶,再讓我重新選十次的話,我大概也不
會真的說好一次。但那時候要是有說的話,我現在還真不知道會在哪裡。
馬後砲的話則是,幸好沒有說吧。但誰知道呢,還是有其他更多的可能性在。

*

我覺得我累到連宵夜也沒辦法吃了,但還是有很多東西想說。累積太久了.... (暈)
只好先這樣。無意義的流水帳,是沒有盡頭的........ :/

18 retries:

scrazy said...

是這篇吧!
http://disp.cc/b/163-2WLD
寫的很好!
當作週末的半日遊就好了啦 哈!

Lin Jen-Shin (godfat) said...

對耶,現在真先進... XD

我連要去哪裡都不知道 = =..

scrazy said...

第一件是應該是找到身份證@@

Lin Jen-Shin (godfat) said...

我剛剛得知在我爸那

scrazy said...

讚!需要的話我可以陪你去半日遊 ~~

Lin Jen-Shin (godfat) said...

XDDDDD
那可能看是不是明天跟他拿吧
不過也不確定要怎麼知道要去哪裡 = =
可能得問問屋主.... XD

scrazy said...

http://www.ris.gov.tw/38 ,用這個就能查地點了,然後有身份證跟印章就可以去投了!

Lin Jen-Shin (godfat) said...

查到了耶,這麼先進... XD

印章是啥............

scrazy said...

跟家長要應該有@@... 不然可以蓋手印XD...

Lin Jen-Shin (godfat) said...

戶籍的印章?

我看手印算了...
印章這種東西應該去作古了

scrazy said...

手印ok的,要約11點嗎?我投完過去找你?XD

Lin Jen-Shin (godfat) said...

XDDD
我還沒有身分證... XD

好吧,等一下我問問看.. XD

Lin Jen-Shin (godfat) said...

我爸十一點要拿給我,所以可能十一點半之類的?

scrazy said...

ok ok

IsaacH said...

嗯... 認識你...不。
嚴格的說,應該是,知道有你存在真好XD

Lin Jen-Shin (godfat) said...

在下受寵若驚,不是很明白,可否解釋? XDD

IsaacH said...

大概是因為,身為一個相較之下平凡很多的資訊阿宅,看到一股方向類似且沉穩的力量一直都在那邊的感覺。到 PLT版有種回到社團教室的感覺,不知道這樣講會不會很怪XDD

Lin Jen-Shin (godfat) said...

喔喔喔喔喔,不會很怪,那我也要說,知道有你存在真好 XD

Post a Comment

All texts are licensed under CC Attribution 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