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 have you found for these years?

2011-05-11

睡不著

雖然我通常都睡不好,不過睡不著的情況倒是很少,這點值得慶幸。
總而言之,就可以趁現在把之前一直沒講的東西講一講掉。

好一陣子之前,因緣際會回到高中晃了兩圈。剪了頭髮,現在又太長了,
所以推測可能有一個月以上了... 不然就是頭髮長太快了。

在校園晃了一圈,發現雖然過了滿多年了,但好像沒什麼改變。還是那些
老老的建築,配置感覺也都差不多,只是學生做的擺設,總是永遠不一樣。

走在校園裡,心情感覺滿異樣的。熟悉的地方還是熟悉,不熟的地方還是
不熟,自己也沒有特別想走過去看。唯一特別晃了一下的,大概是樂教館,
不知道是不是這個名字。因為走到那邊時,忽然想到自己好像沒走上二樓
過,就走上去看了一下。教室大多都鎖住了,能自由行走的地方滿少的,
感覺還是一樣神秘。心想,身為音樂班的學生的話,是什麼樣的感覺?

小學時還做過樂隊,現在想來總覺得慚愧。自己其實真的一直沒有花很多
心力在這上面,對於老是反覆又練不好感到不耐。雖然說,我覺得我能夠
花很多時間一直弄弄不停的,現在想來真的只有遊戲和程式。其次可能是
動畫和漫畫吧,呃不對,不能這樣說,那聽音樂難道也要算進去嗎?

自己好像並不太享受那種練習,比較多是喜歡那種成果。或是小學時很單純
想重現遊戲音樂的那種感覺,把主旋律彈或是吹出來。罷罷,應該是沒天份,
能練習的東西也總是有限。反正都過去了。

離開樂教館後,順著路走到國中部那附近,中間經過圖書館和游泳池。那時
其實有點想走進圖書館,看看裡面是不是還有那些漫畫,和收藏了哪些書。
走到國中部後,發覺自己完全不認得。一方面這邊不太熟,另一方面,
感覺好像也是變最多的地方,好像多了個廣場和座椅出來,感覺不錯。

然後是體育館那附近,自己也覺得好陌生,想了一陣之後才發覺,應該沒有
變才是,只是自己對這邊印象確實比較淡。另一個很淡的是另一邊,忘記
名字了,大概就上什麼科技課之類的(??)去的地方。我還真的想不起
課名了。現在想想有水火箭,從二、三樓丟雞蛋降落傘之類的事情。還有
理解到交通其實是個很複雜的問題。

我對高中的大部份的事情的印象其實真的很淡。要不是大學還跟高中同學
聊高中時的事,我現在大概絕大部分都想不起來。連有沒有上過歷史課,
我都不記得了。要不是當時有聊過那些,讓我意會到我幾乎什麼也忘了,
感到震驚,而使得現在有時候會回想,搞不好真的會再也想不起來?

說真的那時候真的很震驚啊。兩個高中同學在聊高中的事,我卻一點印象
也沒有,好像我不是他們同學似的。搞什麼呢... 對我來說,高中的印象,
好像就只有電算社和那些我從來不會明白說的事呢。

那天剪頭髮前,在社團那邊晃了好一會,其實一直有點猶豫要不要進去
跟學弟妹說說話。然後腦裡就不斷浮現自己當時跟學長們的對談與互動,
接著再強烈感受到現在的自己跟當時的自己的不同。相較於現在,當時的
自己肯定是無知到難以置信的程度。想到這裡,就會覺得不知道如果真的
走進去的話,究竟要跟他們說些什麼。總覺得最後只會落到被他們事後說,
出現一個怪人自稱是學長。

然後又在想,當時社團裡常常出現的大學長,心裡究竟在想些什麼,為什麼
要來這裡,為什麼要常常混在這裡,為什麼為什麼,心裡在想些什麼呢?
不過其實很能理解那種感覺呀。總覺得那也是一種逃避吧。高中生耶,
說起來好像很小,卻又覺得好像自己也沒脫離多久,但想想又真的經過很多
年了。跟高中生聊天的感覺是什麼?會覺得只是死小孩,還是聊得來,還是
覺得是個認真向上的孩子?當然肯定是都有的,但說來那是什麼感覺?

社團是在玩什麼?心裡忽然浮現這個問題。像是很小很小時候的祕密基地,
這樣嗎?為什麼平常假日的時候,也要待在這裡呢?為什麼要一直混在這?

我一直一直,都不是個能夠強烈感受到歸屬感的人。常常聽到很多人會說,
我們什麼什麼,我們什麼什麼,我向來都不是很能理解。我們?如果只有
0.000001%, 到底是憑什麼自稱我們的?為什麼能夠因為一點點的關聯,
就有辦法視自己為其中之一,進而接受一切,包含那許許多多自己並不
認同的事情,或是說,對他們來說,本來就 99.99% 都是認同,而不是
像我這樣,通常 3/5 無所謂,1/5 不同意,只有 1/10 以下的認同?

所以我是在不合群什麼?我不懂。無法融入。試著鼓掌歡呼,也常常覺得
假。或許也因為如此,離開學校後,我反而覺得輕鬆自在許多。對我來說,
這樣的世界,容易理解得多了。雖然,那也失去了純真,失去了那種為了
單純事情的感動,失去了今天很高興,明天同樣可以很高興的感覺。

* * *

講到這邊實在是沒什麼睡意... 也想不起來之前在想高中講完之後要講什麼。
那乾脆繼續往前說國中好了,雖然也講過無數次了。

不過也講夠多了... 一次打那麼多,讀者(如果有的話)也累。

罷,我繼續看東西好了,也是講得有點累了。

4 retries:

puivujh said...

文藝青年嘎費特XD

Lin Jen-Shin (godfat) said...

不像吧? @_@
要像也是糞青 XD

puivujh said...

多愁善感,哪來的糞青?

Lin Jen-Shin (godfat) said...

憂愁的狗不都會扒糞? XDD

Post a Comment

All texts are licensed under CC Attribution 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