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 have you found for these years?

2010-10-16

The Man from Earth

The Man from Earth

剛看完這片。一直找不到什麼好機會看,我總覺得我需要進入某一種狀態
才能夠做些什麼事。不同的事需要不同的狀態。而這導致我變得很久沒辦法
好好地玩一款遊戲,也還有很多很多的事情沒辦法找到機會做。

今天下午很想睡,很想很想睡,所以打不起精神寫程式。又一點都不想
跑去睡覺,因為那太容易把作息打亂,而我作息已經夠亂了...
雖然說總是覺得暴斃人生就暴斃人生,但總覺得把身體弄得亂七八糟
可不容易暴斃,可能反而把過程搞得太緩慢而痛苦... 那我更不想要。
所以如果可能,至少作息還是要盡量維護。我指睡覺的部份,吃東西
倒是老早就不放在心上了。

...我離題到哪裡去了...

總之,忽然想起之前被提醒要寫心得。還特地這樣提醒我,就覺得
當然不能不寫了 XD 至少如果有看的話。更何況我總是茶來伸手...

也果然是一部只有對話的片子。倒是中間穿插不少小插曲,
讓整個過程有點變化,不會顯得太過沉悶。唔,又不是學生拍的,
我想能做到這樣應該也理所當然吧?

心得是,我最先在想的是,單靠對話要撐起整個劇本,說真的不容易。
畢竟這意味著,對話需要有趣,要讓觀眾有階段性的認同。前者是
必備的,後者則是避免沉悶的重要方法之一。愈來愈深入的對話,
最後再輕描淡寫地收場,我覺得算是拍得中規中矩吧。

說真的我還滿喜歡看這種充滿對話的劇本。《攻殼機動隊》有些地方其實
也是,大量反覆論證的對話,隨著不同人的說法方式與思維,慢慢看到
整體的流向,最後得到一個結論,或是分歧出來的許許多多結論,在個體
之上的。

我想這類片子的缺點是,如果觀眾無法認同,或是跟不上進展速度的話,
就會覺得沉悶難看。一些相關的知識也是要有的,畢竟對話進展要快,
參與者本身必須要有足夠的認知,否則會雞同鴨講,像是 AmosYang
對大哉問定義的那句:
「問問題的人自己對該問題的背景只有一知半解的程度,
無法與回應的人作有意義的思想上的交流」
也就是說,或許某種程度上,這其實算是小圈子之間的自娛罷了。

而單純以一個娛樂者的心情來說的話,其實我覺得這並不是很合理。
好吧,我好像又用上非娛樂者的字眼了... 我的意思是,如果一個人
真的活了那麼久,那應該不太可能會把場面弄到有點難看。但是如果
不這樣做的話,就沒有片子可以演了.. 所以或許也還好吧。就像我之前
在想的,當然大部份的人都不是英雄沒有錯,但如此平凡的一生,
拍出來還真不會有什麼人想看。所以就算機率再低,也可以看成就是
專門挑出來,而不是哇靠怎麼所有人都是英雄怎麼全部都這麼巧這樣。

所以可以看成,總之就是發生了。或許也因為講得很合理,加上主角
平時給人的好感,所有人就真的進入了那種情緒。而受到基本理念的
挑戰,就像我也曾經因為不敢相信事實,雖然所謂事實很可能就只不過
是一句話,就能受到如此巨大的動搖,短短一句話,或許也能讓自己
很多很多平常相信的,全部崩潰。所以或許會變成那樣,也是再自然
也不過的了。能保持冷靜的,或許才不是正常人吧。同時,這也意味著
其實我們平常很可能對自己撒了多少無數的謊,只為了讓自己心安理得,
不會忽然間想起這些事而感到愧咎或是不安。從《尋找腦中幻影》中
也能看到這種極端,極度否認一些明顯是已知的事實。而這卻不是我們的
性格可以控制,而是存在於大腦裡的某些地方,或是說某種存在的功能。

我們只相信我們能夠相信的,而不是能夠理解的。對自己說謊是如此
普遍的事,普遍到就算那樣發生了,也只覺得那是很自然的一件事而
沒有意會到。只有到了真正開始相信,真正可以開始接受時,才慢慢
回想起其實當初根本就是欺騙自己,其實當時自己就早已隱隱約約知道,
或是隱隱約約覺得其實事實是這個樣子,只是裝做完全沒看到罷了。

...怎麼會扯這麼遠。

回到主角身上,如果真的有這種事,我只能說至少對我來說那會是
無比恐怖的一件事,應該是貨真價實的詛咒,或許,至少在還沒有
想要努力抓住的時候,會這樣想。然而又或許哪天開始覺得也不用
那麼難過,可以好好想想快樂的部份,或許吧。如果真的有那麼長的
時間,想法又怎麼不會一直在改變呢?就連短短的幾天,幾個月,
我們的思維都能改變了。歷經任何一件事,都很可能改變想法,
儘管那或許早已根深蒂固了多久多久,仍然很可能忽然間被隱蔽,
而在日後的某一天忽然被揭露出來。

《龍族》第八本說,約定好的休息是上天賜給人類的禮物。而在第十二
本中,透過黑龍阿姆塔特之口,繼續說:
「人類對其充實的一生的報答,即是與上天約定好的休息」
龍族裡對龍的描述,充分表現中那種永恆的感覺,而那只不過是數千年
罷了。當然啦,畢竟是奇幻小說,龍的描繪一點也不像人,然而這電影
終究是描繪人,或許沒有那種永恆感也是理所當然的。

我只是在想,如果真的有那麼那麼漫長的時間,到底心裡又究竟會想什麼。
究竟是感到疲憊不堪,還是看開一切?我記得吃是說前者,而我其實是想
知道究竟有沒有可能真的看開一切。又或許,反正就是對腦動手腳..........
但這樣又會對到底什麼才是真的感到無盡的懷疑。儘管《電腦線圈》說,
就算那些是假的,曾經有過的感覺也是真的。但要懷疑,當然什麼都能懷疑。

真的嫉妒嗎?我不禁懷疑。還是那單純只是不顧後果罷了。

0 retries:

Post a Comment

All texts are licensed under CC Attribution 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