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 have you found for these years?

2010-04-24

pair programming

前幾天在 pp (pair programming, not pretty print) 時
聽到一件有趣的事。為什麼每一個人在 pp 時,都會說這很髒,
很難看,寫得很糟,不過就先讓他動,以後再來改好諸如此類... XDDDD

我不禁大笑了。

我還以為只有我在幹這種蠢事。不過真正好笑的應該是不約而同這樣說吧?
看來 Just Work 的誘惑和寫大便的羞愧感,對大家而言都是很強烈的,嗎?

但仔細想想,我覺得還有一點更有趣的地方。不,不應該說是有趣,
應該說是微妙的差異吧?也許本質上是相同的,但表現出來的結果,
卻徹底相反?事情是這樣的––與我 pair 的對象並不會寫程式,
因此會變成促使我先把結果生出來就好,不要卡在白板(螢幕)上。

如果卡在那的話,變成讓旁邊的人不知道做什麼事好,於是就變成
Just Work. 超快地,很髒但有成果的東西就出來了 XD

反之... 如果是個會寫程式的人,甚至是非常會寫的人,
就會變成就算再懶惰,就算生不出成果!也要把東西寫好。
這包含了先寫 test, 撰寫可能會需要的 comment,
取一個比較正常而不是只有自己懂的命名,諸如此類。

而事實證明這樣反而更容易生出有效的成果。
這點倒是有點神秘...。

這兩者之間看起來是有點矛盾的。一個是求好結果,
另一個卻是求 Just Work. 或許可以這樣說––
有時候我們會需要寫到最好,例如核心價值,
而有些時候我們只需要 Just Work, 例如只是暫時需要的東西。

另一方面,同時我想我自己也需要一些自己單獨撰寫的時間。
最明顯的例子就是演算法,畢竟很多時候演算法是不可分割的動作,
在開發的過程中,很難讓兩個人互相了解對方對演算法最細微的思維。

然而這往往需要某個黃道吉日...
我的意思是有沒有辦法進入那個狀況與心情中,是很不容易的。
這也是最不能被打斷與打擾的情況。
如果狀況不好的話,這件事是幾乎做不來的。

反之 pair programming, 腦裡沒想法的話,
只要對方也不是腦裡空白,往往可以靠嘴巴就好了。
這遠遠比自己親自撰寫要來得輕鬆許多––就像在看別人玩遊戲。
我不喜歡恐怖遊戲,不過看別人打倒是算有趣。
啊當然前提是認識的人啦...。

好像扯太遠了。其實我只是想說各種不同的方式其實都是需要的。
我想這是某種平衡吧..

0 retries:

Post a Comment

All texts are licensed under CC Attribution 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