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 have you found for these years?

2010-03-03

2010-03-03

仔細想想,才忽然發覺自己做的東西很不成熟,
大多是自己憑著想像而兜出來的。而這種想像,
往往把事情弄得太過於複雜,想照顧好大多數,
就等著被複雜度搞死...

想到這裡,就覺得相簿很多地方根本都該重寫?
再繼續想,則發覺自己經驗確實很不足。
有太多東西真的需要時間的累積才行。不知道
真正的天才是否能克服這些?抑或是直接避開...
而我卻需要花不少時間才能體會這些事情。

看著高一生在那邊感嘆什麼的,要我以前,
搞不好會想認真說什麼。現在只想哈哈..
你有的是時間啊,而且都是現在看來微不足道的事。

依此類推,我當然也是如此。雖然位置不同,
多少都會有不一樣的情況。但依然能夠想像。
最近常常覺得所有的事情都是理所當然...
就算重丟一百次骰子也是一樣的,八九不離十。
重點在於,當尺度很巨大時,微觀就變得微不足道。
於是所有的差異,看起來都很小...

想到這裡,又會覺得那又何須努力什麼?
於是最重要的就只是現在覺得如何而已。
考慮過去或未來都是無比虛幻...

在想這些時都會想到 chenglap 的文章。
看他描述一些事情,都很合理,真的都像是一切的必然。
因此而覺得無奈?應該正好相反。正因為沒什麼好改變的,
才更加顯得做自己想做,覺得有趣的事情最重要。
這不是在說只要自己怎麼樣怎麼樣,多數人終究需要群居,
受他人影響,本來就是我們自己的一部份。
或許也因此才會有什麼人類補完計畫的妄想吧...

其實龍族也在說這件事啊。
人類的群體本身,也是一個個體...
而龍不能理解這件事,因為他們本身就是完整的,
而不是群體組織成個體。

鋼鍊說一為全,全為一 one for all, all for one

...扯到哪裡去了。
其實我想說的是,體認到不成熟這件事,雖然有種不知道以前在幹嘛的感覺。
但對於可以重新整理地圖這件事,想想很有趣不是嗎?
就像早就以為全破的遊戲,忽然又有隱藏關卡與劇情一樣。
這是讓人興奮的,是吧?以為全破但根本沒全破——根本無所謂吧。

儘管那就現實而言,並不是那麼好受的一件事。
尤其不知不覺就會想到其他事,好像一切都是如此失敗似的...

但,本來就都是如此不是嗎?程度差異罷了。

0 retries:

Post a Comment

All texts are licensed under CC Attribution 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