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 have you found for these years?

2010-01-21

not a conclusion

but a milestone, i think.
can you speak chinese? sure.

...

總而言之..
就是現在是很確定要改 part time 了。到今年二月底這樣。
說來話長,也很漫長,我不知道能不能很簡短地描述。
前情提要:

1. 開始要打卡 (時間忘了,年初?)
2. 公司合併 (時間忘了)
3. 莫名其妙扣錢 (約莫一兩個月後)
4. 終於遲到了幾分鐘,不滿開始忍不住了 (約 10 月)
5. 商談關於這件事 (days later)
6. 但最後沒有完整解決 (約 11 ~ 12 月)
7. 焦慮地開始尋找其他可能 (約 11 月)
8. 陷入超忙碌狀態..... (約 11 ~ 現在)
9. 掙扎 (約 12 ~ 現在)

忽然覺得在 1459. 01-20 感動 中被點醒?
(有好幾句話仍然不斷縈繞著 @@)
問題在於,我不該這樣一直沒有確定的答案?
我不知道,只是覺得需要一點緩衝與嘗試。
而如果去掉「責任感」的話,我會怎麼選?

雖然是在決定之後才聽到,但 Louis 一句話也讓我覺得很對,
就是在一個地方困太久。也正好下午才忽然有類似的感覺,
覺得自己陷入自己過去的觀點,不太有辦法「重新來過」。

這邊其實我是指寫程式的部份。縮圖程式,我寫很久了。
但是卻一直沒有寫很好,而且一直碰到問題,一直沒辦法修到好。
覺得自己卡在現有程式中,只能不斷碰到一個問題修一個問題。
這樣很容易碰到設計上和架構上的問題...

我總覺得需要別人來 review 一下,換個觀點看看。
無奈... 沒有這樣的人力。我覺得這是制度以外,最大的問題。

然而想到這裡,讓我覺得其實很恐怖。似乎在說沒有一件事情,
是能夠真的做很久的。回頭看看我做過哪些事,在在印證了...
這點就很佩服日本人了,根性十足,同樣的事可以做好~~~久。

我有多少做得不是很滿意,後來想要改好,甚至重寫的東西?
瞧瞧 cubeat, 我到底有多久沒有去動他了?為什麼不去動?
看看網路上有多少個荒廢的 open source project?
為什麼有些 known issue, 可以放好幾年都不會修好?
明明那又是很重要的事情?往往最後又變成別人接手?

我有多少次,打開某樣東西,心裡就覺得煩,寫不下去?
就算真的開始寫了,真的能寫出什麼東西?
為什麼叫別人維護一個東西,他可以一直一直沒有產出?
真的是不想做嗎?真的是不願意做嗎?難道不會是做不出來?
有這麼難嗎?那為什麼會做不出來?

雖然這樣好像很任性,但我真的覺得寫程式這件事,
心情與精神的影響,都是大得難以想像的。就算沒感覺,
實際上卻仍然持續影響著。一旦陷入那種情緒之後,
就很難跳脫出來,只會不斷迷失在裡面而已。

有人說所有很需要用腦力的工作,或是創作類的工作,都是如此。
而我覺得,其實面對人也是如此。或是應該反過來說,工作上而言,
跟面對人也是一樣的。一旦事情發生了,很多事就很難挽回。

忽然之間,我覺得這跟之前的某些經驗很像。
像到覺得很可笑,為什麼明明是毫無關係的事情,
可以有類似的感受。儘管沒有那麼強烈,
強烈到真的像是面臨生死關頭。但隱隱約約,
確實是有一些類似的感覺。想到這裡,也覺得可悲。
為什麼有些事情永遠永遠也無法挽回,只能當作回憶。
而更慘的還要加上那種不真實,像是自己幻想出來的虛幻的記憶。

或許這種時候,最好的辦法,還是換人換環境。
不是因為這樣比較好,而是另一邊是死路,沒得選擇。
也因此,一個健康的 project, 應該是可以隨時換人的。

前幾天在 slashdot 上看到有人說,如果 oracle 想要
打死 postgres, 那麼只要把 top 20 developers,
全部收買起來就好了。想想 mysql 要多少錢?花這些錢,
平均分在 20 developers 上,有很難嗎?一點都不。
或許一個人就分到好幾 millions of USD...

但這真的能打死 postgres 嗎?停頓是必然的,但會死嗎?
如果會死的話,那或許本來就早該死了。更何況,被收買的
developers, 反正那麼有錢,大可再雇其他人來做 XDDD
這也是 slashdot 上其中幾個有趣的論點。

i am not the center of my own world,
so how would me be the center of yours?

我想引用 Josh 的《尋找腦中幻影》摘錄:

演化論也一樣,它給你時間和地域感,讓你看到自己是這個偉大演化
旅程的一部份。大腦科學也一樣,讓我們放棄靈魂可以從心靈和身體
分開的想法。這種想法不但不可怕,還會讓你脫出困境。如果你認為
你在這世界上是特殊的,從一個特殊又有利的地點宏觀宇宙,你的
虛無感會變成無法接受。如果你真的是溼婆神(Shiva)的偉大宇宙
之舞的一部分,而不是旁觀者,你無法逃避的死亡會變成與自然的
快樂重聚,而不是一個悲劇。

一路這樣打下來,都有點不知道自己在講什麼了。
過程中也有想到別的,不過由於有點離題就沒打,
現在想不起來是哪些了...

總而言之呢,在樂多工作是很好的,我覺得我仍然可以這樣說。
只是我沒事當然不會「抱怨」好的地方。
或許因此很多人覺得看起來就很差...
也不是每個人都無法適應「體制」,這本來就因人而異。
而且或許我真的只是需要喘口氣而已。

絕對沒有推火坑的意思,拜託拜託。這總是機會的,
預先假設立場的話,以後有什麼我也不會想再說...

*

往後?又是一個需要決定的事,超煩的 XD
先擱著... 至少有進展了,對吧?

不過講真的,如果完全不在乎其他人的看法的話,
我肯定會選永遠永遠把自己關在自己的房間裡。
雖然這個永遠,有可能只是一段時間而已。
只是想說自己並沒有什麼偉大的動力,只是順著情境走而已。

8 retries:

Plumm said...

把自己關在自己房裡也未嘗不可,不過要找到不用上班的工作。

>(有好幾句話仍然不斷縈繞著 @@)
我是看了牧羊少年的奇幻之旅也蠻有心得的。

> 前情提要:
我覺得你比較厲害的一點是回憶都記得很清楚,我常搞不清楚到底是昨天還是好幾個月前。

人力不足可以算是台灣企業的通病吧,真不知道台灣明明地小人稠,還不肯多請幾個人。

老林 said...

為什麼 cubeat 很久沒動?因為工作量散去做別的更需要解決的事啊 XD

不過我最近又遇到可以重新開始動的契機了。

Lin Jen-Shin (aka godfat 真常) said...

> Plumm 提到...

no, 就不工作了。
牧羊少年的奇幻之旅有什麼心得?
我的回憶並沒有那麼好,有些事比較熟,
但大部份的事都忘了。不過你的狀況是有點誇張...

> 老林 提到...

其實我真的覺得,真的想做的話,
多少一段時間仍然能有一點進度的 :/

不過老實講,我現在也在想繼續做他的理由是啥?

Plumm said...

牧羊少年那本很短,其實自己看會比較好,它有一點點哲學的感覺,就是雖然說的是一個故事,但是每個人可能體會會不太一樣。

另外我看的"必需品專門店"這本我覺得心得比較沈重,應該說這本不只是書名還是封面看起來都很普通,一本又很厚,但至少它不是恐怖小說,我實在是不想看那種嚇人的 @.@

必需品專門店老闆後來有說一句話 : "我從來沒找過別人,都是他們來找我,東西也是我先給他們看過,雙方決定才買的公平交易",但是這老闆的厲害之處就在他完全沒親自動手,就把整個平靜的小鎮弄得一團亂,動手的都是小鎮居民,我猜 godfat 應該不會去看這本,所以我就直接說劇情好了 ( 如果你決定要看的話,就不要再看下去 )。

這本書花了很大段的時間在做小鎮的人物介紹和人際關係,每個人其實都有那種沒有也沒差,但是自己實在很想要,又是只有自己知道它的價值的,反過來每個人也有明明是小事但是自己就會很在意,為了這個就可以和人翻臉的,而必需品專門店的老闆,也就是惡魔,利用人性弱點,在其中穿針引線,前中期他花了很多時間在佈局,弄到大家互相怨恨猜忌,將邪惡帶到小鎮。這和一些出來嚇人或弄什麼怪物的恐怖不同,但是這惡魔實在很高段,小鎮居民根本完全在操弄之中,看到這,我覺得和海賊王當時的克洛克達爾的感覺差不多,但克洛克達爾是自己成立了一個組織,那老闆則是自己靠買賣交易 ( 未完待續 )

老林 said...

關於這個 ... 其實最近正好想找你討論
雖然說重點也不是在 cubeat 上,這只是可能性之一

Lin Jen-Shin (aka godfat 真常) said...

> Plumm 提到...
牧羊少年這本其實我聽過滿多次了,
不過一直不太清楚他是啥。有機會的話吧 XD

和海賊王比感覺就虛掉了 XDDD
不過你這幾段倒是讓我想到詐欺獵人
裡面那個老爹(叫啥忘了)

> 老林 提到...
wow, 手腳真快? XD

Plumm said...

牧羊少年等我書回來再借你 ~~~
砂漠那段時期,海賊王算是在高峰,雖然現在氣勢也許沒當時高,但還是不可否認那時的情景啦。

另外我拿來比喻主要是對多人操縱的心機,但這本其實可以看看這部份的。

Lin Jen-Shin (aka godfat 真常) said...

砂漠那段是還算不錯....

倒是一時想不到什麼對人操作描寫得很好的
應該不少才對
可能因為我興趣沒很高吧

Post a Comment

All texts are licensed under CC Attribution 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