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 have you found for these years?

2010-01-25

2010-01-25

5th day
雖然因為 Braid 心情有點走樣,不過還是寫寫看。

*

晚上漫步著,想說去台北車站晃晃,例如看看天王龍有什麼新書之類的。
總覺得有種異樣感,一種難以形容的不適。恍神著,一不小心差點就往
淡水線走過去,半路才忽然意會到。轉身看了一下標示,改往重慶南路
那邊前進。從出口出去後,立刻就飄來難忘的咖啡麵包香味。記得每次
經過都會有很想咬一口的感覺。不過我不知道是味道變了,還是怎麼樣。
或許只是單純沒什麼胃口而已,那種香味感就沒有那麼強烈,甚至是
有那麼一點覺得不協調的感覺。

跟著記憶前進,心想這樣走過去,會經過台北地下街嗎?雖然現在想
起來,從台北地下街往重慶南路那條路,是很遠的直線。因此之前有
這種印象,應該只是因為那時候常常從那邊切過去而已。

走在不知道是不是站前地下街那條地下街上,那種異樣感不斷浮現。
我不希望走到那裡,簡單來說其實只是這樣。想到要在那邊逛街,
就覺得很疲倦很倦怠。會想起很多事。尤其只有自己在走的時候,
無論如何就會不斷跟自己講話,似乎就不得不面對很多很多的事。

走到一半發現不可能是台北地下街後,似乎鬆了口氣。於是又有一種
好像去哪裡冒險的感覺。探路著。看了地圖,找到出口之後,爬到
上面,看到不知道是路燈還是什麼的柱子,我沒抬頭看,所以不知道
他到底是什麼。上面有著地圖。心想著,都有地圖的話不是很好嗎?
又尤其是被問路時,與其支吾半天,說看看地圖上有沒有,實在簡單
多了。雖然我知道這樣很蠢...

延著熟悉的路上走,看到了漫畫店。既然都來到這了,當然沒有理由
不走進去。不過一反往常一堆人,或是至少有些人,居然一個人也
沒有!忽然間就覺得有點不安。幸好認真看下去後,那種感覺漸漸
散了。只是,那種異樣感反而更加凸顯。我不知道我在難過什麼,
我不知道我在悲傷什麼,我不知道我到底在逃避什麼。

在店裡晃了幾圈,想說不如買幾本回去看好了。但多繞了幾次,卻
完全想不出來究竟買什麼好。可以買的很多,但沒有一個是會有那種
非買不可的感覺。就算想亂花錢,但事後那種看著物品不知如何是
好的狀況,我還真一點都不想再有。那種虛無感反撲得很快,相較
之下,就算亂買一堆可以買的東西,好像還是不好受的感覺多些。

Monster, 醫龍、Gunslinger Girls, 百舌谷、詐欺獵人、
Liar Game, 迷糊餐廳、RoD 輕小說好看嗎?乾脆找沒看過的。
不過卻仍然沒有一本是會有那種想看的感覺。或是說不然就是太長了。
我發現現在我只想挑一些小東西看,也包括小遊戲。否則太容易碰上
疲倦感。心想雖然平常沒在看,翻翻畫冊好像也好。但也沒看到想要的。
沒有蟲師。魔界戰記... 這不是漫畫啊。雖然有動畫?

最後還是離開了。往天王龍前進。路過一家有抄手的餐廳,不過還是
不怎麼想吃東西,於是想說看完天王龍再來。如果可以的話,順便買
本書,邊看邊吃之類的...

結果天王龍也沒什麼人。說是 monday blue 也太不合理了些。
Practical OCaml 打六折!不過想想,手上的事早就做不完了,
買了應該也不會看吧。而且都這麼大本,沒有小本的嗎?Nook 應該
也沒那麼快可以買。想想,搞不好把 paper 印出來還是最簡單的...

很明顯也沒看到什麼特別感興趣的。有些以前有興趣的,現在也沒了。
例如一堆 C++ 的書。現在想想也覺得滿盲目的。Real World Haskell,
好大一本,而且從來沒覺得這本好看過,也不便宜。算了。看半天,
好像也是一本也沒有。想要的 Scala 的,好像叫 Programming
in Scala? 可能太冷門了,一直沒有進過。而且這本超大超重...
我想在比較想挑小本的,或是說很薄的。

最後覺得好像沒什麼東西能引起我有那種極欲知道的感覺。似乎自己
已經知道太多簡單的東西,要再深入的又每一個都需要花很多時間和
精神。或許這也像是永遠無法找回以前玩遊戲的心情。只是沒那麼會
讓人覺得感傷。

繞到另一邊,中文的書還是那幾樣,沒什麼感興趣的。只好再退出。
覺得很沒斬獲,於是又到了金石堂,想說找之前那什麼遊戲與現實。
一樓晃了一圈,看到什麼「科普藝術」往二樓。心想居然有這麼詭異的
分類啊,還真是新穎。不過二樓看半天,好像是分開的,不是科普藝術...
儘管創智慧還有一本,但沒有任何書名長得像遊戲與現實的。看到
比較接近的,大概是心理類的分類,轉個頭,另一邊是「勵志」。

基本上嘛,這邊的心理類,我看起來也幾乎全部是勵志吧...
最討厭看到成功圈圈的書了。除了蠢還是蠢。明明就是勵志。
罷,小說沒到看什麼,繪本不想看,科普就那樣,其他沒興趣。

退

回頭去吃抄手。結果居然走錯家,兩家貼在一起沒注意到...
都進去了,只好隨便點個乾麵和青菜,店家居然還聽成羹麵 @@
呃啊,羹麵要有 prefix 吧?菜單上有好幾種耶。怎麼不問?
然後乾麵居然跟中午吃到不想吃的油膩膩肉燥飯很像,結果也
沒吃完就吃不下去了。

我記得這邊有一家全家?鐵門是關著的,或許搬了或倒了吧。
不想到對面的負四。捷運回來後,再去路過的負四。但看半天,
不知道喝什麼,想到 icash 可能不夠,又不能加值一百以內。
乾脆也不買了.....

就這樣回來也有點晚了。很茫然啊。想是否自己需要休息,然
又不知道休息要休什麼。而且要怎麼休息我也不知道。總覺得
這是一種宿命,如果硬要找一個結論的話。至少我比較喜歡這個
結論,比另一個或許有可能的好。而...

或許值得高興的是,最近似乎有 Braid 旋風? XDXD
忽然間好幾個人在跟我講這個,心就很癢。等會想拿
Windows 出來試試看。雖然啊................

還有好多事要做耶 :/

先撇開這不談。如果像這樣,隨機地因為某樣東西,而能夠暫時
忘記其他的事情,一個一個消化,這樣下去。會是一種方式嗎?
還是說,也只不過是把那些異樣感往後面丟而已呢..? 我不知道
有沒有機會能夠驗證。至少目前手上東西的數量應該不行吧?

但...
今天不又再一次體會毫無效率是怎麼一回事呢?
i guess there won't be a conclusion, in reality.

0 retries:

Post a Comment

All texts are licensed under CC Attribution 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