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 have you found for these years?

2009-12-10

wondering or wandering

看到 lay out on an open field of grass,
忽然在想,或許目前的狀況是調整不來的,
每天睡不滿十小時就容易覺得疲倦,我已經無法分辨究竟是
身體疲倦還是精神疲倦了,只知道睡得不夠而精神不好,
很容易就會使得自己想多用些時間,而使得睡眠時間更少,
然後不斷重複...

我也不知道究竟是真的需要睡得更多,還是有其他地方能夠改善,
使得其實不用那麼多也就足夠了。如果這樣是最好,畢竟總覺得時間
不夠用。而就像迷人的睡眠世界還是睡眠的迷人世界那本書所說的,
如果你睡得比較少,總得要想辦法打發那些多出來的時間。

只是忽然覺得,或許事實上需要的是放假,遠離電腦或什麼的?
然而現實總是卡在那,不知不覺,不,應該說討厭處理一些麻煩事的我,
就寧可蒙起雙眼,裝做什麼都沒看到也什麼都沒聽到。
轉眼間就變成現在這個樣子了。與其說我沒什麼選擇的自由,
不如說我承擔不起選擇的自由所要付出的代價吧?

厭倦了待在辦公室。

於是我才能理解為什麼 github 的人說沒辦法朝九晚五。
我找不到前往辦公室的理由,其實。
既然反正都是自己埋頭苦幹,聯絡也都嘛是 email gtalk redmine,
我不懂到底在幹嘛。只覺得自己只像是每天醒來張開眼睛,
每天睡覺閉上眼睛,沒什麼為什麼,只是你必須這樣做。

最近,事實上或許該說這幾年?
有時候會覺得吃東西只是為了填飽肚子,不,
應該說是消除飢餓那種不舒服的感覺。
因此就會有種猛把食物往嘴裡塞的感覺,
不知道在急什麼,只覺得趕快吃完就對了,感受不到其他任何東西,
或是因為覺得太急而喘。諷刺的是我卻吃得遠比一般人慢很多。

我不知道自己在幹嘛。只知道這好像是最後的一點時間。
等會爬到床上後,就得面對接下來一連串的困擾。
因此,趁現在還能有多一點自己的時間的時候,多用一點。
那種燃燒生命的感覺很遭,但卻覺得是必要的 trade off.
不,這應該不是原因,而是某種結果。

可惡,好累好難思考...

好啦反正就這樣。等會不知道會不會昏倒在路上...

喔對了,想到一件事。剛剛試著 build rubinius,
我堅持要 enable llvm... 但 clang 的 llvm rubinius 沒辦法用,
而 macports 的 llvm-gcc42 又 build 不起來。

雖然聽說 xcode 有 llvm, 但卻一直找不到,
想說自己明明就有安裝!!google 半天才查到,
原來 apple 把東西丟到 /Developer/usr/bin 裡面了! @@
llvm 就放在裡面。真詭異,啊 gcc 就有放在 /usr/bin 裡面,
llvm 卻放在那邊,害我 PATH 還要額外設過去,這不是找麻煩嗎..?

而且我找不到 headers ???
只好用 macports 的 llvm header + apple llvm-gcc

compile 不會很久,但是 llvm 的東西,如 llvm-link,
opt, llc, 好幾個都非常吃記憶體,會吃到 2G, 整台電腦幾乎卡住,
CPU 有時候也會完全吃到滿。

但最後卻有 linking error :(
我不確定到底是哪裡出錯,因為那 message 實在太長了,
長到連要找東西在哪都很難。不過我成功找到最上面了,
似乎是
llvm::AliasAnalysis::pointsToConstantMemory(llvm::Value const*)
然後上面還有一堆 ld warning, 說很多 .o .a 的 architecture 不對。
搞不清楚那些是 link 錯檔還是 build 方式錯誤...
只是覺得很怪,之前 llvm 都是直接就能用,這次怎麼問題那麼多。

0 retries:

Post a Comment

All texts are licensed under CC Attribution 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