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 have you found for these years?

2009-08-11

2009-08-11

今天狀況普通,不過晚上大概又想到了什麼,
結果現在覺得不是很好。另一方面很累很想睡,
今早起來時簡直就是快掛掉的感覺。

雖然早起時總是覺得很煩,但有時候晚上反而會這樣希望著。
畢竟昏昏沉沉的話,大部份的事情都沒辦法想。
如此一來就是沉浸在那種昏昏沉沉的感覺中,
有時候會覺得這樣也很好。

不過撇開這些先不談,我還真的滿想寫寫 datamapper 的
couchdb adapter. 還有看看 ramaze, 試試 ramaze.
無奈的是,忽然發現 routes 改寫不是很順利,
因為出現了無解的問題: ajax 無法跨 domain.

於是究竟該怎麼做才好呢?
有時候真的很想蒙住雙眼,大聲說其實沒有問題!
事實上確實,大部份的狀況,根本不會有人真的把他當問題。
而總是要等糟糕的事發生了,才開始馬後砲那邊有問題。

對這種狀況也感到很疲倦,很有辛苦所為何來的感覺。
如果沒有人在意的話,那我寫得那麼認真又要幹嘛?
長年(月)來寫相簿,我有相當強烈這樣的感覺。
繼續維持下去,也只是因為自己喜歡寫而已。
似乎變成了自己的一種實驗玩具這樣。

*

唔,我不會把夥伴的定義定得很狹隘,相反地,
是很巨大的。或許也正因為如此,我不會有一個核心夥伴,
對大部份的人都是一視同仁的。
我在猜,因此會有些人覺得,我怎麼都不站在自己人旁邊吧?
但我覺得,很多時候的對立,根本就是不必要的啊...
為什麼要分自己人和敵人?

於是「敵人」不會把我當自己人,自己人也不會把我當自己人。
像這樣的感覺,其實也很久了。
不過我也沒有想要特別去調整。
事實上,我已經有在調整了。
過去的我,更加不分什麼是自己人。

很多事很多話我都有放在心上。
當然大部份是沒放在心上的。畢竟有時候價值觀差太多,
對我來說參考(調整)價值不大。
但很多我覺得很有道理的話,是有慢慢在調整的。
我不知道其他人是否看得出來,或許不明顯到根本沒有,
但我腦裡總是不斷浮現那句「我們都努力過了」。
儘管,我仍然不知道那句話確切的意思。
至少我可以把他當成我所希望的那樣的意思。

*

我不覺得任何測驗有什麼準或不準的,
又不是客觀地預測未來。只有喜不喜歡,認不認同而已吧。
於是,其實是在尋找一些認同,與觀察他人的反應而已。
要怎麼用,還是要看自己的意思。

2 retries:

Anonymous said...

不過我是持不同的立場就是

我的記憶雖然不到過目不忘
但很不幸的~它的記憶能力還不錯
它總是幫我記得很多的美好與更多痛苦
所以
常常一件事會記得10年15年甚至於20年

世界很大~但不可能所有的人都能和平相處~
意見與觀念衝突是必定的
但在真正的觀念衝突發生前
也許我們可以就單純的關係溝通
不要觸到會有岐異的地方就好

........粉飾太平?我想只是單純的迴避問題
畢竟自己也不是任何人都覺得很重要的人
珍惜覺得自己很重要的人就是

擺牙滸其盟課福簿

godfat 真常 said...

其實我看不大出這有多少不同.. XD

Post a Comment

All texts are licensed under CC Attribution 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