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 have you found for these years?

2009-08-08

回顧 (0)

想起國中國文老師說起「幾家歡樂幾家愁」,
講這句話的時候,看起來好像有點落寞。

那時候忘記是考什麼試,可能是在發考卷時講的吧。
感覺好像是他自己在考試,沒考得很好,
或是想到其他的事吧?

仔細想想我好像記得蠻多跟他有關的事?
還有曾經說過,類似等你們不是學生後,
就會開始懷念起學生時,因為那時候是很單純的。

不過如果問我的話,我倒是感覺不太到什麼界線。
就像高一在週記裡寫,我不覺得國三到高一,
是有多少差別。然而似乎很多人覺得,高中就怎麼樣怎麼樣...

一直到現在,我都感覺不到有什麼強烈的界線在那。
儘管環境的轉變或許不小,但感覺只是生活習慣的改變,
對於其他的事,例如心情上,我好像一直是差不多的。

當然,很多事事後去看,會覺得當時很蠢。
但要說有什麼 critical 的改變,應該也沒有。
就只是比方說,膩了,而這種事,本來就會因為時間而有所改變。
總覺得那只是另一個角度而已。

*

我記得這件事他好像說過至少兩次的樣子。
好像是搭公車時?用塑膠袋抓到蒼蠅,
然後在那邊搖啊晃的,戲弄蒼蠅,最後有沒有捏死忘了。
他說他覺得自己也滿殘忍的,好像?
記不太清楚了。印象很深的是感覺滿好的人,
也會做這種事 XD 有那麼一點,兒時記趣的感覺。
還有總覺得說這些時,好像也有點落寞。

雖然應該遠沒之前提到的,應該是這篇新詩那段,那樣強烈。
想重灌
而我自己心境上應該也有不少差異就是了啦。
國中那段基本上還算是很開心的時候。

不知道是不是還在那邊教書。

呵,有趣的是聽說他曾給我一個 comment 是,
上課很有反應。我媽跟我妹說是不是認錯人了? XD

不過我到高中以後,上課就幾乎不會再有什麼反應了。
國中時如果坐在前面,老師問什麼往往都會回答。
記得有一次應該是快放學前的課,在玩填字遊戲。
其中一個是「流線型」,居然有同學說這也知道?
這是常識吧 @_@...

*

數學課大概都在做自己的事,寫些有的沒的,
那時候可能是最有創作慾的時候? XDDD
一堆莫名其妙的筆記,我應該都有留,
不過放到哪就要找一下,好幾本...

或是忍不住就打起瞌睡。
啊真的很無聊啊,課本看過去就知道的事,
還要再聽老師慢慢講解一次真的很煩...

於是數學課被我劃上了自我時間。

不過還是要翻一下課本,看老師講到哪,
不然被叫到要回答問題時,不知道要回答什麼。

英文就是無聊的筆記時間,被強迫要抄筆記,
無腦抄襲黑板這樣。這應該是我有生以來,
唯一有做課堂筆記的課。往後應該也不會有...

*

那時候每日抄聯絡簿上的東西,還有個靜思小語之類的。
輪流每個人想一句。有一天 XD 上面出現「暴政必亡」
整個笑翻 XD 應該全班都在笑。

結果次日導師狂怒,也就是上面的英文老師。
說你們怎麼可以這樣譏諷老師之類的... XD
啊你幹嘛自己對號入座啊 XDDDD
感覺有點沒風度... XD
同學會有怨言也是很正常的啊,暴政必亡也沒指名道姓啊 XDD
幹嘛跟國中生認真啊 XDDDDD

*

國中花最多時間的科目是歷史和地理,兩者合計約 80%
英文 5%, 國文 10%, 數學和理化合計 5%
但考最差的是社會科 XD

高中社會科完全不看了,只做題目... 放給他爛 @@
其他... 欸,我不太記得了耶。高中確實沒怎麼念書...
數學應該是補考一次,重修一次,物理重修一次。
地理算老師送分送過的... 歷史有必殺,考前看十分鐘就有 80 以上 XD
化學是莫名其妙居然沒被當過?大概也是老師送分...

先到這好了...

0 retries:

Post a Comment

All texts are licensed under CC Attribution 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