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 have you found for these years?

2009-02-10

又再度滾來滾去,想到很多事。不過依然,現在想不起來是哪些了。
每次都會有種,反正睡不著乾脆爬起來打算了的感覺。
有時候真的就會爬起來,有時候則在繼續努力一陣子之後,
終於睡著了。很早就醒來,心想不想這麼早起,懷疑自己會不會早起,
這種猶疑每每都在幾分鐘,甚至幾秒鐘之後就不證而滅。

最後反而起不大來。

我到底在想些什麼呢?雖然會覺得真想知道。
但事實上卻很清楚也不過就是那些碎碎怨,零碎的抱怨...
或是直接一點說是怨念。像這樣毫無意義,毫無結論的事情,
不,或許該說再怎麼有結論,最後也終將淪於毫無結論。
除了優柔寡斷以外,根本什麼也做不到應該也是主因之一。

嗯,我居然想起來其中一件了。

滾來滾去的時候在想,我發覺我越是試著去體會活著的快樂,
就越是能感覺到活著的痛苦。當然不見得必然是這樣,
只是種種有趣或是值得高興的事,在痛苦來時都會變成雪上加霜。
當然反過來說或許也是如此。在快樂來時就越覺得歡喜異常。
似乎就變成一點點小事就會陷入大喜或大悲之中。
剛剛還笑得很高興,忽然間可能就再也笑不出來,只想躲回棉被裡。
是說本來沒有比較,就不會有標準,沒有快樂也不會有悲傷,反之亦然。
但仍然覺得這種感覺很不好受。就好像不管再怎麼努力,終究是回到原點。
只是什麼時候會從這個原點經過,什麼時候又會再次經過的問題罷了。

這麼說來好像沒什麼是需要計較的,反正都一樣不是嗎?
又或是其實根本就沒辦法選擇什麼,所以也根本就不用選擇。

有時候也會覺得,告訴自己國中時過得不錯,搞不好也只是在安慰自己罷了。
然究竟要怎麼判斷是不是在欺騙自己?賴以判斷的觀察者,跟被觀察者是同一個,
如果我們的假設原本就是不可靠的,那又怎麼能藉此判斷推定的結果會是對的?
如果我認真去想到底有沒有欺騙,沒有欺騙的話當然不會覺得,
但有欺騙的話又怎麼藉此說出有欺騙?說出了事實,這樣還算欺騙嗎?

不過如果不要探究這麼細的話,倒是可以肯定很多議題是只要一想到,就會避開。
總有種揭露下去的話,自己也會沒辦法接受,不如就讓他懸在那,成為永遠的謎。
但這也僅僅是在面對自己的時候是如此。或許自己對自己的攻擊,更會讓人感到不堪吧。
因為一點迴避的辦法與理由都沒有?更何況真相是如何,其實也並不重要。
就算你想通為什麼今天先穿左褲管,昨天先穿右褲管,那也並不代表什麼。

某人說如果沒有做出來的話,那就跟沒有這樣想是一樣的。
當然原文不是如此,他是不是這個意思我也不知道。又或許其實他只是想罵我而已。
不管怎麼樣,有些事真的就這樣。如果永遠改變不了什麼,
那不管原本是怎麼想的,到死還不是都一樣,沒有無限的時間讓你不斷丟骰子,
躺下了之後就算機率成長到 99% 也是一樣的。沒有丟出就是沒有丟出。

時間打發到這應該算好睡了。

All texts are licensed under CC Attribution 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