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 have you found for these years?

2008-12-07

寫太慢...

其實我覺得我程式真的越寫越慢了。主因應該是會顧慮到的事情變多,
以致於常常寫了寫,又覺得哪些地方哪些地方需要補強,
整體進度就會進行的非常緩慢。好處是很穩固就是了...

另一方面則是程式密度(質/量)上升後,有時候真的需要想一陣子才能出手。
看起來的進度就是超級緩慢...

不過其實也無暇顧這個就是了。

除此之外,寫網站更顯得超級慢。原因更簡單,就是網頁要考量的東西
其實根本就多到爆炸了。quick and dirty 和 perfect 之間的距離,
相較其他程式而言非常遙遠。很破爛的網頁也許十分鐘就能兜出來,
但完美的網頁,同樣的功能,同樣的外觀,可以寫十個小時都寫不完。

很不幸的,知道越多事之後,就越注意那些小細節,以致於寫起根本就不需要
注意那麼多的小網站,顯得又多餘又浪費時間又進度緩慢.......
我想這裡有幾個選擇:

1. 也要學習 quick and dirty. 不過這對我而言有點痛苦
2. 就慢慢做啊,沒差... 不過這變成別人痛苦了
3. 盡可能不要碰這類型的東西。這身不由己...

其實也沒什麼好選擇...

不過仔細想想,週五晚上和週六整天都在搞這個,是不是有點蠢?
總覺得茫茫然的程度真的是越來越高。更可怕的是,連茫茫然這件事本身,
都讓人覺得茫茫然。meta-茫茫然...? 為什麼要茫茫然?為什麼會茫茫然?
在茫茫然什麼?諸如此類的...

只是其實忙碌與疲倦還有傷心與難過的轟炸之下,腦袋也能日趨空白就是了。
這樣的好處很簡單,就是能夠好好地打發時間。於是活著的 1/3 是在睡覺,
1/4 是在發呆,1/4 是在做沒意義的事。只有 1/6 才真的是有效用到的。

可能疲倦吧,算這分數加法,就想到以前小學時算分數的方法。
自己想了一些機械性的算法,照著步驟跑就能有答案。
有趣的是,很多記憶性的東西,在腦海裡都有畫面。
像是分數加法,彷彿看到有線條在數字上面跑來跑去。
除法乘法之類的其實也有... 心算也大量用到圖像記憶。

連日期都有,想到日期就會浮現月曆,想到星期更有趣了,
呈現的圖形是一個弧形,像是 J 吧?週一在在最上方,
然後隨著週二週三下來,往左下角移動。到週五與週六之間,
好像有個門檻之類的東西卡在那裡。其實還有顏色,假日的顏色也不太一樣。
週三好像是黃色。說好像的原因是因為只是腦中會浮現那個感覺,
事實上不是真的有那個顏色在.....

感覺真的很有趣。

還有小學時的白板,可以墊著寫字,可以在上面寫字,
覺得很方便很好用。不過當然早就不知道那些東西跑到哪了。

小時候真的滿愛東摸西碰的。不過總是會被大人罵。
我印象很深,好像是國中時?好奇拿顯微鏡看皮膚,
被罵得亂七八糟?不是那種需要透明玻璃壓著的顯微鏡,
就只是底下一個平台,然後打光上去,基本上應該看什麼都可以。
記得我也看過橡皮擦,滿有趣的。皮膚則有那個褶皺,
有點像是乾涸的泥土。想到 Total Annihilation 裡面有個地形,
大概就是長那樣。紫色的,好像是資料片裡面加上去的。

以前常常覺得很憤怒,因為很多好玩有趣的事情都會罵,
事實上根本就不是需要罵的東西...
還有名詞解釋之類的東西,用自己的話來解釋,也往往會被改錯。
但我卻仍然是故我,因為我不覺得背那些標準解釋有什麼意義?

我猜小時候大概會被貼上很頑劣的標籤...

後來越來越懶了,就沒有計較那些,反正你們愛,那就給你們這些。
我自己要用要怎麼樣的,你們管不到的,我再自己弄。
不過其實到這種時候,也就越來越沒力搞那有的沒的了。

環境要扼殺一個小孩,其實真的是很簡單的一件事。
連這麼不容易被勸說的我,也常常在動搖,更遑論他人...
不過也或許需要這樣,才能激起那種反抗的心情吧?

真是鬼扯到好遠.....

2 retries:

scrazy said...

"不是那種需要透明玻璃壓著的顯微鏡,
就只是底下一個平台,然後打光上去,基本上應該看什麼都可以。"
這種叫"解剖顯微鏡"

godfat 真常 said...

感謝 XDDD

Post a Comment

All texts are licensed under CC Attribution 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