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 have you found for these years?

2008-04-30

Redlof

我猜他是多次搞爛我電腦的兇手

Redlof

我不知道他是從哪裡來的,
我只知道我以前的網頁全被他毀了
他會在所有的 .html .htm .php 等等底下加上他自己的程式,
非常長一串,完全看不懂在寫什麼
一執行到那一段就中獎了,然後會感染所有上述的檔案

病毒是靠 wscript.exe 運作的,我後來都直接砍掉這個程式
這樣就算中毒了,也不會怎麼樣...

這病毒感染久了最後會無法開機...
害我多次重灌電腦,死了一堆檔案...

查到這個:
vbs.RedLof病毒的解密与分析

原來這程式做過混淆(obfuscate + encode?)
怪不得我當時完全看不懂...
不過現在應該也看不懂,看上文描述還滿複雜的

windows 9x 系列安全性真的有夠低
隨便一個 script 都能搞破壞,真誇張

27 retries:

Plumm said...

Risk Level 2: Low

DamageDamage Level: Low
DistributionDistribution Level: Low

看來應該是還好

Plumm said...

>if you could have told me
其實這一句除了 if 之外,
還用了 could 和 have 兩字,
所以如果換成中文的話, 多用幾個字也沒差. 中文至少不會有過去式時, 就變成另一個字, 或是原本的字的寫法改一下, 例如"行動", 如果過去式變成"洐慟"這樣, "吃"過去式變成"矻"這樣, 這樣雖然可以表現出時式, 但是就更加麻煩了 @@

話說最近韓文在上傑克與彎豆, 雖然要半猜出來意思是不難, 畢竟故事已經很熟了, 但是要完整文法完全瞭解還是不易, 說到這我還是覺得中文文法上較容易, 不會有一堆什麼變化或是句型或是例外之類的. 韓文用漢字和我們的感覺不太一樣, 像我們用"魔法豆", 韓文就變成"妖術豆"了, 魔法變成妖術實在怪怪的, 所以說如果照漢字翻過來的話有時候還是會不太順 :QQ

Plumm said...

http://tw.news.yahoo.com/article/url/d/a/080501/4/yb98.html

看這新聞, 憂慮症有解
"休假、關手機、關電腦,放慢生活步調"
這幾點就可以解決了 :QQ

godfat 真常 said...

> Risk Level 2: Low

我看他那網站最危險的就是 level 2 了 XD
對他來講好像什麼都不危險似的

> 這樣雖然可以表現出時式

所以說我覺得中文困難的地方,幾乎只在文字上而已 @@
say, 白話文要「講」,感覺比其他語言要來得容易上口多了
至於文言文,那個好像本來就不適合「講」?

> 魔法變成妖術實在怪怪的

不過我覺得這算是能想像的轉換,日文有些漢字意思和中文完全不同 XD
像是面白之類的

> "休假、關手機、關電腦,放慢生活步調"

我手機要接到的機率還滿低的 XDDDD

Plumm said...

>所以說我覺得中文困難的地方,幾乎只在文字上而已 @@
是呀...文字難所以講話就容易...也算是一種取捨之道了....因為文字要流傳很久的, 講話則是要求快速....

> 魔法變成妖術實在怪怪的
>不過我覺得這算是能想像的轉換,日文有些漢字意思和中文完全不同 XD
>像是面白之類的
這個不多啦, 90% 的意思都和中文一樣, 把剩下的背一下就好了

我是覺得日文(韓文也是)用漢字用得多, 外來語用得也多, 再加上自己本身的系統, 根本就是像是那種兼職角色, 這對外國人來說要學很累的, 就算我們會中文加上不少英文的人有時還是會覺得怪怪的, 中文英文都不會的外國人就不知道它怎咩學了 :QQ

> 我手機要接到的機率還滿低的 XDDDD
手機有電磁波, 平常都不太開的 :QQ

山邊美溪 said...

我倒覺得文字還算好。中文的字義才是最困難的地方。

中文和英文不一樣,中文的動詞幾乎都是從複數的動詞中組成的。

英文:See,中文就是:看見。看、見兩個都是動詞。

英文:Found,中文:找到/發現。找、到兩個都是動詞。

這才是中文難的地方。中文字大多都要兩個或以上的字組在一起才有意義。看見、看到、看上、看著、看看、看過、看管、看門、看家……外國人學起來是很痛苦的。


還有很多很懸的組合:

我大敗他/我大勝他。

敗和勝明明就是截然相反的字,兩個句子是同樣的意思。


還有狀聲詞,這也是外國人很頭痛的地方。因為英文寫作是不用狀聲詞的。


至於成語、那又是另個層次了。花木扶疏看起來像什麼?實際上又是什麼意思呢?門可羅雀--在門口捕麻雀?三隻小豬--家裡有小豬三隻?

Plumm said...

>英文:See,中文就是:看見。看、見兩個都是動詞。
>英文:Found,中文:找到/發現。找、到兩個都是動詞。
比英文簡單, 英文就換一個完全不相干的字, 中文可以從字推出其意思.

>看見、看到、看上、看著、看看、看過、看管、看門、看家……外國人學起來是很痛苦的。
外國人那種整個換一個字的才是難 @.@

>我大敗他/我大勝他。
>敗和勝明明就是截然相反的字,兩個句子是同樣的意思。
例外是每個語言都有的, 中文例外再怎咩說也沒外文多 :QQ

>還有狀聲詞,這也是外國人很頭痛的地方。因為英文寫作是不用狀聲詞的。
我覺得狀聲詞日文才多....中文沒什咩印象用很多的 @@

>至於成語、那又是另個層次了。花木扶疏看起來像什麼?實際上又是什麼意思呢?門可羅雀--在門口捕麻雀?三隻小豬--家裡有小豬三隻?
每個語言都有成語和特定用法呀....

godfat 真常 said...

> 是呀...文字難所以講話就容易

我覺得這樣講怪怪的,畢竟一定是先有語言才有文字
所以用文字去說語言怎麼樣,似乎有點倒因為果

> 這個不多啦, 90% 的意思都和中文一樣, 把剩下的背一下就好了

其實我主要是很想知道為什麼會有這個差異?
這些奇怪的用字是怎麼來的?

> 中文英文都不會的外國人就不知道它怎咩學了

先去學中文或英文啊 ~ XD
不過我想日文就算不學漢字,
溝通上應該也不會有太多問題?
只是要讀文字可能就會辛苦了些

> 手機有電磁波, 平常都不太開的 :QQ

什麼東西都有電磁波,這應該沒差

> 中文的動詞幾乎都是從複數的動詞中組成的

白話文才這樣吧?文言文複合詞就不多

> 中文字大多都要兩個或以上的字組在一起才有意義

你舉的詞應該都沒有這樣,比較有名的應該是「葡萄」之類的
其他看什麼的,其實都可以當成兩個字
只是有的時候一個字是一個詞,有的時候兩個字才是一個詞

> 我大敗他/我大勝他。

這個大概算一點例外,就要背了...
我想這大概是一種古老的習慣之類的
不是什麼真正的規則 ._.

> 至於成語、那又是另個層次了。

各種語言都一定會有這種成語啊,這已經是文化而不是語言吧? XD

> 我覺得狀聲詞日文才多....中文沒什咩印象用很多的 @@

一般文章應該不會有多少狀聲詞,
不過我覺得狀聲詞搞混應該也不是什麼太大的問題 @@
比較微末了

山邊美溪 said...

外國人那種整個換一個字的才是難
= = = = = = = = = =
嗯?換一個字?要說換字的話,中文的單字也不少吧?

英文或許有see,watch,witness,stare...

中文又何嘗沒有看、瞧、目、睹、盯、盼、睥……呢?

可是……跟英文不一樣的地方在於,這些動詞本身都無法表達出完整的意思,所以你還是得幫它補上其它的單字。所以,中文的動詞會比英文動詞多上一道手續。而且這手續(在外國人看起來)是非常頭痛的:


看家(動詞+名詞)、瞧過(動詞+助詞)、目睹(名詞+動詞)、緊盯(形容詞+動詞)、睥睨(動詞+動詞)……這個詞性那個詞性一大堆的。

英文至多就是house arrest, spokesman這種名詞動詞的組合。

另外、組合出來的詞彙一定都是動詞嗎?英文的動詞/名詞或許擺到哪詞性都不便,但--

我想殺人。(殺是及物動詞、人是名詞。)
殺人是不對的。(殺與人合體,變成變成名詞了??)

諸如此類的例子不勝繁舉。


所以我覺得中文的辭意比英文/也許大多外國語都要難多了。

不過……很少人會覺得自己的母語很困難吧。除非是要跑母語系或搞文學,不然一般學生都只會哭吆外文很難學。


但其實……中文也好、阿拉伯文也好、德文也好,這些其實都算簡單的。嘗試去學學某些非洲土話吧!那才真的讓人頭痛咧。

godfat 真常 said...

> 嗯?換一個字?要說換字的話,中文的單字也不少吧?

他是指時態,過去式有不規則變化

> 中文的動詞會比英文動詞多上一道手續。而且這手續(在外國人看起來)是非常頭痛的

我覺得那是因為中文根本就不是拼音系統
http://en.wikipedia.org/wiki/Logogram
http://en.wikipedia.org/wiki/Phonogram_%28linguistics%29
兩個完全不同的體系,剛開始會有無法習慣的感覺我想是必然的

> 所以我覺得中文的辭意比英文/也許大多外國語都要難多了。

其實這是完全不同的難法
中文的難是歧義多到一種很可怕的境界,
parse tree 的可能性實在太多太多,
所以要搞懂意思並不容易,但是要寫出句子就容易得多,
因為並沒有特定什麼規則,所以亂寫都可以「合法」
但是這個「合法」並不代表讀者和作者之間的解讀是相同的

然而英文由於文法嚴格得多,所以比較難寫出合文法的句子,
也就是說,一旦合文法,會比中文來得容易懂其意思

中文是難在不容易搞懂句子,英文是難在規則很多

> 嘗試去學學某些非洲土話吧!那才真的讓人頭痛咧。

那些可能沒有文字,文字和語言的討論應該要分開
而且就我所知,土話通常規則是比較少的

山邊美溪 said...

如果光是看英文的話……英文大部分的過去式都是有脈絡可循的。只有少數幾個不規則動詞。

像不規則動詞這種東西,每個語言多少都有幾個吧。

英文的過去式其實要視為一種方便的東西。Found是過去式,Find是現在式兩者不會混淆。

中文的『找到』本身並未透露任何時間,所以讀者往往要從整個句子、甚至是標點符號去推論。


另外,中文也是有很多文法規則的,只是一般華人因為太熟悉自己的母語,所以根本沒發現中文也有文法罷了。這就跟很多美國人『看不懂』英文文法書裡什麼subject + verb + adverb一樣的道理。

我以上所說的話,都是以一個外國人的角度去看中文的。之前有機會去旁聽幾堂外國人在上的基礎中文課,才赫然發現中文文法其實也蠻複雜的。

Plumm said...

>我覺得這樣講怪怪的,畢竟一定是先有語言才有文字所以用文字去說語言怎麼樣,似乎有點倒因為果
但...中文感覺是先有文字才有語言的, 因為各家方言感覺都是用不同的音把同樣的字唸出來....

>其實我主要是很想知道為什麼會有這個差異?這些奇怪的用字是怎麼來的?
應該是隔著時間太久, 地理位置也不同的話, 多少都會發展出自己的一套用法的...

>先去學中文或英文啊 ~ XD
你兩個都會要再學日文就很容易呀...

>不過我想日文就算不學漢字,
>溝通上應該也不會有太多問題?
>只是要讀文字可能就會辛苦了些
其實我是覺得日本人讀漢字比我們更難, 它還分音讀訓讀的, 每個字的唸法比我們還多, 例: 人(Jin)口、人(Nin)數 這兩個是音讀, 人(Hito)言、戀人(Bito) 這兩個是訓讀,我們這邊的漢字讀法就容易多了,上面的例子都是唸 人(Ren) 一種唸法而已...不過台語就比較難了, 也是漢字讀法較多種.

>什麼東西都有電磁波,這應該沒差
量多量少有差呀, 就像你吃安眠藥吃一顆和吃一罐的效果不同.

>一般文章應該不會有多少狀聲詞,
>不過我覺得狀聲詞搞混應該也不是什麼太大的問題 @@
我覺得日文難的其中一點就是在狀聲詞上...
日文學到後來, 它除了文法種類眾多之外, 日文漢字組合, 外來語, 狀聲詞幾個都算難的地方. 中文的話, 我印象中我們用狀聲詞用得不太多就是了 :QQ ( 感覺上中文較容易 :QQ )

Plumm said...

>所以,中文的動詞會比英文動詞多上一道手續。而且這手續(在外國人看起來)是非常頭痛的:
這種就直接看整個詞了, 外國人要拆開來看自然頭痛...

>所以我覺得中文的辭意比英文/也許大多外國語都要難多了。
我覺得看中文不應該用文法來看硬要把詞性拆出來, 這樣看自然累...因為這些文法都外國人發明的, 最早就是針對它們語言設計的, 自然它們比較符合文法...

>但其實……中文也好、阿拉伯文也好、德文也好,這些其實都算簡單的。嘗試去學學某些非洲土話吧!那才真的讓人頭痛咧。
我覺得非洲土話除了要去那傳教不然一般人應該不用學說, 我把目前的學好就 Okay 了. 德文沒碰過, 不過德文和俄文一樣是分陰陽中三性的, 這邊應該也蠻整人的就是了.

Plumm said...

>他是指時態,過去式有不規則變化
英文還好是不規則還算少, 不過日文韓文的不規則更少...俄文我還沒碰過所以不知道...而阿文嘛....阿文其實都是規則的啦...但是...規則太多所以老師說一般是硬背的, 像是動詞最好是一次背 過去式-現在式-動名詞, 其實每一種的變化, 我算了一下大約 20 種吧, 只是如果不背的話臨時要變不知道要用哪一種 (用看的話比較 Okay 就是了)..名詞和形容詞的話就要連複數一起背了 @@

>中文的難是歧義多到一種很可怕的境界,
>parse tree 的可能性實在太多太多
岐義多少是有, 英文也不少雙關語吧 @@
應該還沒到多可怕的境界吧 @@

>Found是過去式,Find是現在式兩者不會混淆。
Found 也可以當現在式 @@

>中文也是有很多文法規則的,只是一般華人因為太熟悉自己的母語,所以根本沒發現中文也有文法罷了
但文法是外國人發明的, 是給我們學他們語言用的, 然後他們自己不用這文法. 但是反過來他們要用他們給外國人學他們語言那一套來學別人的語言, 當然就不是那麼好套了呀...

>我以上所說的話,都是以一個外國人的角度去看中文的。之前有機會去旁聽幾堂外國人在上的基礎中文課,才赫然發現中文文法其實也蠻複雜的。
沒看過說, 在網路上也沒查到什咩中文文法之類的 :QQ

山邊美溪 said...

但文法是外國人發明的, 是給我們學他們語言用的, 然後他們自己不用這文法. 但是反過來他們要用他們給外國人學他們語言那一套來學別人的語言, 當然就不是那麼好套了呀...

= = = = = = = = = = =
那就不對了。英文本身也有很多文法書,只是大部分美國人不會主動去看而已。一來他們從小就累積很多經驗,二來很多人根本不在乎。

可是,無論你是不是本土人,你在美國大學拿英文課老師一定會要你買文法小冊子。而且會要你去看。你在市面上看到的很多中文的英文文法書,其實都是中國人自己參考英文的文法書。美國人才不會幫中國人寫文法書呢。


>沒看過說, 在網路上也沒查到什咩中文文法之類的 :QQ

你去外國書店輸入chinese grammar看看吧:

http://www.amazon.com/s/ref=pd_sc_1?ie=UTF8&search-alias=stripbooks&field-keywords=chinese%20grammar

godfat 真常 said...

> 中文的『找到』本身並未透露任何時間,所以讀者往往要從整個句子、甚至是標點符號去推論。

Yes. 所以我說中文的簡單是簡單在文法上,而非語意上。
文法越困難,語意就會越簡單。文法越簡單,如中文,
語意就會變得困難。因為可能的意思會變得多很多。

> 但...中文感覺是先有文字才有語言的, 因為各家方言感覺都是用不同的音把同樣的字唸出來....

我覺得應該像是《語言本能》說的那樣,
語言本身是本能,所以任何一群人都能發展出一套語言;
然而,文字卻不是本能,所以如果已經發明出一套了,
其他的民族會比較傾向於「借用」那一套文字。

於是整個中國地區都在用中文,
歐洲的「字母」也大多都是類似的。

> 我們這邊的漢字讀法就容易多了,上面的例子都是唸 人(Ren) 一種唸法而已...

漢語也有破音字啊,這我倒是覺得還好

> 量多量少有差呀, 就像你吃安眠藥吃一顆和吃一罐的效果不同.

Yes, 但我覺得應該比較像吃 1 顆和吃 1.1 顆的差異...

> 岐義多少是有, 英文也不少雙關語吧 @@
> 應該還沒到多可怕的境界吧 @@

只要是自然語言,我想岐義就一定會有,
記得聽說德文比較沒有,所以一些標準是用德文寫的...

中文岐義當然是多到可怕,只是一般對談不會在意這種事
光是時態就是了,我說「我看到了」,
可能是未來、現在、過去其中一個。現代中文有標點符號,
這也是一個很大的進步,「斷詞」也變得比較簡單了。
但依然會有斷詞錯誤的情況在...
英文就全部切開來了,字就是字,沒有額外的詞

中文的雙關語應該會比英文多上許多

> 中文也是有很多文法規則的,

其實說到中文的文法...
我也沒實際研究過呢
有沒有什麼例子?
就我自己改寫句子的感覺,
中文的詞幾乎都可以前後裝來裝去,自由度很高

Plumm said...

>可是,無論你是不是本土人,你在美國大學拿英文課老師一定會要你買文法小冊子。
不過我們中文倒是沒看過什咩上課上文法的就是了 :QQ

>漢語也有破音字啊,這我倒是覺得還好
日文是幾乎每個漢字, 都有"至少兩種"唸法...不像我們破音字沒幾個也..

>記得聽說德文比較沒有,所以一些標準是用德文寫的...
德文你去學吧, 我手上已經一堆...沒力了 :QQ

>光是時態就是了,我說「我看到了」,
>可能是未來、現在、過去其中一個。
中文是, 沒必要特別提及的就不用說出來, 像外文你要說一句讓人不知道時態的(不管是無意或是有意隱藏時態)還說不太出來呢 @@

godfat 真常 said...

> 不過我們中文倒是沒看過什咩上課上文法的就是了 :QQ

我想是因為比較沒有人有系統地去研究中文的關係?

> 像外文你要說一句讓人不知道時態的(不管是無意或是有意隱藏時態)還說不太出來呢 @@

你可以用假設語氣..?

Plumm said...

>我想是因為比較沒有人有系統地去研究中文的關係?
像日文就有什咩, 未然型、意向型、終止型、連用型等等...或是像"這裡的で是表手段的で"、"這裡的で是表地點的で"、"這裡的で是表基準的で"等等的...
其他國語文也有類似的文法....中文的就比較沒有這種的 @.@

> 你可以用假設語氣..?
假設也分現在過去, 還分真的還是假的, 花看語子就知道了 :QQ

godfat 真常 said...

> 未然型、意向型、終止型、連用型等等...

那些是啥 囧

> 假設也分現在過去, 還分真的還是假的

哪個語言?種類真多...
這樣也只能換個語言,
或是假裝自己說錯了 XD

山邊美溪 said...

>像日文就有什咩, 未然型、意向型、終止型、連用型等等...


要比動詞變化的話,中文應該比日文難多了吧?

日文的話,動詞的變化再怎麼多,其數量也是可以數得出來的,否則就不會有Te型、Ta型、Nai型……等等之類的了。

可是中文的化,以『看』這個動詞開頭,去教育部字典尋找可是能找到一百個以上的字彙呢。雖然有些如看家、看門之類的動詞&名詞組合是很淺顯易懂的,但像看過、看了、看看、看見之類的字就要靠經驗和理解了。

我覺得中文動詞之所以沒有歸類,一來是數量太多、二來是多數詞彙語意模糊。


不過中文的句子結構比較隨性,這點倒是真的。

山邊美溪 said...

仔細想想,動詞+名詞也不一定都很死板:

『看頭』不等於『看你的頭』(非髒話意思 = =),而是『值得一看(視情況還得加上"的部份")』。

『看茶』並不等於『看著茶葉』,而是『奉茶』的意思。

『看轎』不是看著轎子或看轎車,而是『準備離開』。


還有這個:

『看來』並不等於『一邊看一邊走過來』。

『看花』等於賞花。可是『走馬看花』的看花就不等於賞花了。



諸如此類,這等動詞變化是日文/英文望塵莫及的。

Plumm said...

>仔細想想,動詞+名詞也不一定都很死板:
這些我覺得不算動詞變化也, 就直接當成另一個字來看了, 就像英文也有 give up(give + up ?) 之類的.

>日文的話,動詞的變化再怎麼多,其數量也是可以數得出來的。
問題是日文同樣也有'漢字組合', 也許變化沒中文高, 但它漢字組出來的變化也不算少了. 像中文有"推理", "推測", "推斷", "推薦", 日文同樣漢字這些都有 :QQ

>那些是啥 囧
日文的文型 :QQ

>哪個語言?種類真多...
不就是英文嘛 :QQ

不過我覺得韓文句子結構基本上和日文一樣, 雖然用的字不同, 發音也不同, 但只要熟日文的話學韓文還算快的.

godfat 真常 said...

> 可是中文的化,以『看』這個動詞開頭,去教育部字典尋找可是能找到一百個以上的字彙呢。

這些是「詞」,不是「字」。
詞的使用是語意問題,不是語法(文法?)問題

> 二來是多數詞彙語意模糊。
> 不過中文的句子結構比較隨性,這點倒是真的。

對,這些是重點,所以說中文沒什麼規則,
比較容易寫出句子,也比較容易誤解句子

> 諸如此類,這等動詞變化是日文/英文望塵莫及的。

你舉的例子有些都是片語、成語、俗語之類的了 @@
這其他語言應該也是非常多,尤其歷史越長的語言應該會越多
(所以中文更是超多?但這不是「文法」啊...)

> 不過我覺得韓文句子結構基本上和日文一樣

不知道哪一天可以看到你征服所有主要語言 XD

Plumm said...

>這些是「詞」,不是「字」。
>詞的使用是語意問題,不是語法(文法?)問題
我覺得中文的詞比較接近英文的字, 而中文的字應該算是英文的字根.

>對,這些是重點,所以說中文沒什麼規則,
>比較容易寫出句子,也比較容易誤解句子
自由一點比較好呀, 像 Ruby :QQ

>不知道哪一天可以看到你征服所有主要語言 XD
不可能啦, 你還年輕, 你來征服的機率還比較大也. 先和你說一個典故好了, 這個是俄文老師說的, 我還沒求證. 俄文老師說, 幾乎所有俄國人都會 5-6 種語言, 甚至厲害一種的會 120 種語言(有這咩多語言嘛 @@, 不知道是不是金式紀錄了 @@), 而且它們的會不是像我這樣稍微一下的, 而是一般生活用的沒問題的. 原因我想可能是俄國面積大, 東邊接觸中國日本韓國, 西邊接觸歐洲, 西南邊又和中東區域相連, 加上俄文本身就很難了, 很多人唸俄文很容易打結是因為俄文字的音節很長.

像 請 這個字好了, 中文就一個音節, 英文也一個音節(雖然前面有 pl 的複合子音), 日文どうぞ(第二個字是長音, 所以其實只有二個音節), 韓文我還沒學過一個字的請, 阿文تفضل(tafadal三個音節), 俄文пожалуйста(paraluista), 光字就比別人長, 所以它們的音節都跳很快. 在這些條件之下, 它們學外國語言, 自然是比其他國家較容易...

其實德文還算實用, 雖然德國人英文都不錯, 但是網頁遊戲還是不少德文的...只是這個還是交給 godfat 先吧 :QQ

godfat 真常 said...

> 我覺得中文的詞比較接近英文的字, 而中文的字應該算是英文的字根.

oh, yes

> 自由一點比較好呀, 像 Ruby :QQ

就算是限制最少的程式語言,
限制大概也比限制最多的自然語言多很多吧 XDDD

> 不可能啦, 你還年輕, 你來征服的機率還比較大也.

差不了那幾年吧 XD
有沒有心、有沒有力,我覺得是比較重要的因素

> 幾乎所有俄國人都會 5-6 種語言, 甚至厲害一種的會 120 種語言

他是怎麼算的?英語和美語是不是分開? XD
當地方言算進去的話,要一大堆應該不是問題
只是 120 還是有點扯...
是不是「台灣國語」和「國語」和「漢語」和「北京話」這些都算,
那要衝到 120 可能也不會很難 XD

> 它們學外國語言, 自然是比其他國家較容易...

這又是回到那句話,由奢入儉難啊 XDD

> 只是這個還是交給 godfat 先吧 :QQ

要挑我寧可先挑日文 XD

Plumm said...

>oh, yes
oh, godfat

>就算是限制最少的程式語言,
>限制大概也比限制最多的自然語言多很多吧
程式有時要做的事就那些, 比自然語言要做的事少了很多....自然也不需要太複雜 :QQ

>是不是「台灣國語」和「國語」和「漢語」
和「北京話」這些都算,那要衝到 120 可能也不會很難 XD
不知道, 因為它只是稍微提一下就帶過了 :QQ

>這又是回到那句話,由奢入儉難啊 XDD
godfat 會中文又會英文了, 要學日文自然不難 @.@

>要挑我寧可先挑日文 XD
那就學一下日文吧, 至少玩日本遊戲較方便.

Post a Comment

All texts are licensed under CC Attribution 3.0